社论:新姿态解决缅甸罗兴亚问题

社论 

梵蒂冈与缅甸今年5月建立全面外交关系,教宗方济各本周一抵达缅甸进行四天访问,是两国关系水到渠成的自然发展。过去三天,教宗先后与缅甸武装部队总司令敏昂莱、国务资政翁山淑枝、缅甸各宗教领袖的会谈中,都避免用到敏感的“罗兴亚人”字眼。值得注意的是,教宗呼吁当地佛教界领袖协助化解“偏见与仇恨”,并促进国内各民族及不同宗教的友好关系。此外,他只是点到为止地呼吁缅甸当政者“维护正义和尊重人权”。教宗访缅期间刻意照顾主人感受的谨慎言论,向西方世界和亚洲展示了另一种寻求解决缅甸罗兴亚难民问题的姿态。

翁山淑枝头顶着诺贝尔和平奖的光芒,也不愿在西方的压力下,公开谴责缅甸军人今年8月在若开邦的暴力行径,她顾忌的岂止是政治上的反弹。在罗兴亚难民问题上,缅甸人民跟政府事实上是站在同一条线上,他们不承认罗兴亚人的少数族群身份,视他们为侵占缅甸领土的外来非法移民。他们反穆斯林情绪高涨,恨不得把罗兴亚人都驱逐出境。缅甸佛教界对此也缺乏同情心,甚至一部分还有走向极端的趋势。

美国把罗兴亚穆斯林近期所受到的压迫定义为“种族清洗”,并要通过联合国机制与美国法律向违反人权者追究责任,包括可能对缅甸实施针对性制裁。美国的态度相当普遍地反映出西方的情绪,过去西方也曾对缅甸军人政府实施长达几十年的经济制裁。缅甸军政府的政治开放,西方认为是长年制裁的成果。但从过去几年的情况来看,军人还是在幕后掌控着缅甸的政治发展,在罗兴亚难民问题上,军人更是发挥很大的影响力。这一次军人得到缅甸人民的支持,西方以为可以重施故伎,以制裁逼使缅军人放松对罗兴亚人的压迫政策,可能引来反效果。

翁山淑枝曾试图突破困境,去年邀请联合国前秘书长安南领导“联合国若开邦事务顾问委员会”,就解决若开邦问题提出建议。委员会今年8月24日提出了建议报告,包括审查造成多数罗兴亚人无国籍的《公民和种族法令》、惩罚侵权行为、确保若开邦居民行动自由,以及投资基础设施让该区脱贫。

另一方面,中国近日也展开行动,在孟加拉和缅甸之间进行穿梭外交,呼吁孟、缅两国通过双边谈判解决难民争端,并承诺中国愿为若开邦的经济发展伸出援手。中国外长王毅不久前访问缅甸首都内比都时,提出三阶段解决若开邦问题的建议,即:先实现停火,恢复稳定;再通过国际努力鼓励孟、缅保持沟通,对遣返在孟加拉避难的难民采取一致行动;三是,国际社会协助若开邦的发展,以发展实现稳定。缅甸最近已经跟孟加拉达致遣返难民协议,而“三阶段建议”是考验缅甸解决问题的诚意,它若没有致力恢复若开邦的稳定与安全,又将如何吸引外来投资?

亚细安国家凭过去的经验,知道单靠制裁无法改变缅甸的现状,于是以“积极的接触”保持跟缅甸的沟通,以耐心和理性影响军人政府。明年新加坡将接过亚细安主席国的棒子,缅甸问题肯定会列入亚细安议程之上。亚细安能否采纳各方的积极建议,推动一个兼顾缅甸立场的解决方案,对亚细安精神是一重大挑战。

罗兴亚人问题也好,若开邦问题也罢,它毕竟涉及人权问题,屠杀、暴力行为非解决问题的办法,缅甸目前必须先自我克制,防止局势的恶化,否则他们的立场也就难以赢得国际上的普遍谅解。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