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管控医疗成本的重要措施

社论 

政府宣布,将从明年起委任独立委员会,负责推出一套手术费参照基准,希望提高医生收费的透明度,供病人求医与医疗业者制定收费时参考。卫生部希望此举能有效管理医疗成本,加强医疗财务资源的可持续性。

这是一项值得公众欢迎的措施,因为,从消费者的角度说,收费透明度是保护消费者利益的主要手段之一。有了官方制定的参照标准,业者也可以在更加公开的平台上竞争,对那些唯利是图的医者,则可以起到一定的抑制作用。

早在1987年,新加坡医药协会(SMA)这个医生行业协会已为私人医生制订了一套收费准则,作为向病人收取医疗费用的依据,一方面可以让病人比对,同时也避免同行恶性竞争。不过,在竞争局成立后,协会因担心这套收费准则抵触竞争法,自动在2007年废除。三年后,该会有向当局提出豁免受竞争法的约束,希望恢复准则的采用,但遭竞争局拒绝。

平心而论,竞争局拒绝有关要求是有理由的,因为医药协会的收费标准是由业者所制定,换言之,是自家定的标准,难免有缺乏客观和保护行业利益之嫌。然而,没有一个参照的依据,对一般消费者而言,等于陷入了信息不对称的窘境。而无标准状态,也可能使业者陷于盲目竞争,间接导致医疗费的飙升。

到底该如何解套,当局一时之间显然也拿不出一个很好的方案。这件事也一搁就是十年。直到去年,情况才出现转机。当时,新成立的医疗保险专案组(Health Insurance Task Force)提出建议,重新推出医疗收费基准,借此改善病患和医疗业者之间目前存有的信息不对称情况,减少医疗业者过度收费,同时方便私人保险业者及时察觉索赔额过高的情况。

不过,由谁来制定标准仍然是一道跨不过去的坎。虽然,卫生部已实行了公布各医院所收取的实际医疗费的做法,但这并不能成为可以参照的基准,毕竟不同医院,不同医生的收费可能出现颇大的差异。让消费者知道谁的收费或怎样的收费才算合理,才是问题的关键,单单公布实际收费并不能达到这个目的。

这显然不是竞争局可以解决的问题。所以,问题终归要落到卫生部手上。卫生部的最新决定,也终于可以拨开云雾见青天。医药协会和本地保险业界都欢迎政府的决定。虽然医药协会表示,更倾向于更严格的收费指导准则,但作为一个起步,基准是一个好的开始,在施行之后,也可以定期检讨和逐步改进,修补所可能出现的短板。

医疗费用不断飙升,是世界各国都面对的问题,其原因当然不只一个,因此,也不可能通过单一方案就完全解决。各种手术的收费参照基准只是其中之一。但它所可能产生的作用是多方面的。除开上述,对医疗保险的作用也不能小觑。

在所有实行全民医保的国家,一个最终必然出现的问题是保费的不断上升,最后形成尾大不掉之势;而已经习惯了医保的民众,往往又会对实行医改产生极大的阻力。因此,许多国家的医保改革都演变成政治课题。我们必须汲取这种前车之鉴,早做防范。

我国刚实行全民终身健保不久,但过去这些年来,医保索偿额不断上升已引起各界关注。医疗保险的一个最大弱点,是造成消费者的自助餐心态,也必然会有一些短视的业者试图加以滥用。如何抑制这类现象,应是下来当局必须着力之处。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医疗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