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联合国须坚定主持国际正义

社论 

两个星期前,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将把美驻特拉维夫大使馆迁至耶路撒冷的惊天决定,在全世界引起的负面反应迅速发酵。阿拉伯和穆斯林国家谴责声浪此起彼伏,从约旦河以西,到我们的邻国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都爆发反美示威;土耳其首先“以牙还牙”宣布在东耶路撒冷设驻巴勒斯坦大使馆。联合国安全理事会重申,耶路撒冷地位问题只能通过以巴谈判解决,并呼吁所有国家不要往耶城设大使馆。接着安理会本周一举行会议,就埃及提议的一份没有点名的决议草案进行表决,“对近期有关耶路撒冷地位的决定深表遗憾”,美国一如所料行使否决权。

这场“美国对世界”的外交战刚刚揭幕。联合国大会再应阿拉伯和穆斯林国家要求,在昨天(12月21日)罕见地召开紧急特别会议,联大193个成员国就有关草案再次进行表决,相信表决的结果将同此前一样,否定美国的单边行为。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包括在安理会拥有否决权的五个常任理事国)可以否决联大决议,联大的表决结果虽不具法律约束力,但表达的是全世界的普遍立场。美国的一意孤行等于是公然向国际正义挑战。

联合国此前已通过多项决议,呼吁以色列撤离东耶路撒冷,并结束对该地区的占领。另一方面,美国国会也早在1995年10月通过法案,要求政府承认耶城是以色列“不可分割”的首都,并将使馆从特拉维夫迁往该城。不过,从克林顿、小布什到奥巴马几任总统都采取拖延政策,只每半年一次签定豁免声明,久而久之成为一种不执行美国国会迁都法案的形式。特朗普也曾在今年6月签署豁免声明,暂缓迁馆。他迅速改变立场耐人寻味。从美国的最新反应来看,似乎是一些国家曾经在事前被拉拢支持,但却没有兑现承诺。

耶路撒冷是全世界穆斯林的第三大圣城(在麦加和麦地那之后),在东耶路撒冷30万巴勒斯坦人的命运,一直牵动着各地穆斯林的心。国际社会包括中东和全世界穆斯林国家、美国的西方盟友和亚洲盟友,以及其他非穆斯林国家,都同声反对美国的单方面举动。对美国最具讽刺意义的是,拜其所赐,全世界被迫形成了一个联合阵线,突出了巴勒斯坦人的诉求。特朗普的如意算盘是要帮以色列补上临门一脚,以为就此推进以巴和平,效果适得其反。全世界更加坚定地承认巴、以各拥有耶路撒冷一东一西的主权,才是和解的基础。

阿拉伯世界认为,美国已没有资格再扮演以巴和解调停人的角色,但将来任何以巴和解方案,还是必须获得美国的支持。美国在中东有它不可分割的战略利益,尤其是它同以色列的关系无法切断,阿拉伯世界还是不能一气之下就把美国排除在任何以巴和解的努力之外。所以,美国作为中东和平繁荣利益攸关的一方,终须表现出世界第一强国主持国际公平正义的道义和勇气。现在美国恫吓以记黑名单方式,惩罚某些不支持的国家徒落人笑柄;任何国家若是因为受美国恐吓而转变立场,也将失去国际上的诚信。美国这次导致自我孤立的鲁莽外交行动,也可能引发其国内的反抗浪潮。所谓“失道寡助”,美国与其恼羞成怒,不如及早回到联合国的解决方案。

耶城地位风波,也让新加坡这样的小国更加意识到联合国组织对小国生存的重要性,若不是国际社会借联合国组织发挥影响力,美国此次的自私行径将容易得逞,世界上的国际道义将大受打击。联合国若失去主持国际正义的能力,小国就得在大国的淫威之下看人脸色,让大国予取予求。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