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联合国面对更大改革压力

社论 

美国驻联合国大使黑莉前日宣布,经与联合国谈判后,将大幅度削减联合国预算达2亿8500万美元(约3亿8000万新元)。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10月曾宣布,联合国2018-2019双年度预算为54亿美元,比上一个双年度预算减少2亿美元,现在另额外削减8500万美元,显然和美国同联合国因耶路撒冷地位问题而关系闹僵有直接的关系。

美国是联合国最大经费赞助国,负责54亿美元(约72.7亿新元)核心预算的22%,以及73亿美元维和预算的28.5%。黑莉在一份声明中说,美国将继续致力于提高联合国的效率以保护美国的利益,“我们不会再让美国人民的慷慨被利用或不受制约,联合国的效率低下和超支现象已经是众所周知,我们不会允许它占美国人民的便宜。”

黑莉的口气跟美国总统特朗普9月19日在第72届联大发表演讲的口气一摸一样。当时特朗普便在联合国会费负担问题上,有强烈的表态。他说,在全球193个联合国会员国中,美国的承担“是不公平的,尤其是在联合国未能实现其既定目标的情况下。”过后他在访问联合国总部时,也不客气地批评联合国管理不善,官僚主义严重;他呼吁该组织进行“真正的大胆改革”,以成为维持世界和平的更强大力量。

约128个国家参加最近的联合国改革会议。此前,这些国家签署了一份由美国起草的政治宣言。这份宣言提出10项改革计划,得到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的支持。不过,拥有否决权的俄罗斯和中国没有签署宣言,任何改革若无法得到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的支持,将难以顺利推行。

联合国的改革成了强国较劲的一个平台。这些年来强国之间的讨价还价,使得联合国的一些弊病演变为陈年痼疾。与此同时,美国的负担没有减轻,而其影响力却相对削弱,也难怪它愤愤不平。其实,没有人相信美国是为了节约这么一点开销而打联合国预算的主意。特朗普政府当下确实正在减税,但不久前也宣布了要推高国防投入,达到近7000亿美元之数。美国对联合国的经费承担,仅仅是其军事拨款的一个零头。

特朗普外交折射出他对联合国的矛盾心态,一方面他致力减轻美国对联合国的财务承担,另一方面他又希望加强美国在联合国的影响力。美国未来的任何海外军事行动,还须要得到联合国的支持,甚至在联合国的名义下采取行动。美国与联合国关系恶化的情况若任其发展下去,可能造成美国在重大课题上一意孤行,不把联合国成员国的普遍立场看在眼里;耶路撒冷地位问题也许正是一个征兆。

几年前,联合国曾经针对结构臃肿和贪污现象进行裁员和削减开支预算,结果未叫人满意,美国的抱怨一直没有停止过。美国减少联合国的预算承担是迟早的事,如果由它积极推动的联合国改革能够达到体制精简,提高效率也是一件好事。但是美国现在要减少承担,显然带着很大的意气用事成分,其他大国未必就愿意“更公平”地分担。联大近日以128对9的压倒性多数票,通过了不承认美国主张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的决定,美国很不明智地把削减承担一事跟表决结果联系起来,模糊了联合国组织有待进一步改善的正当性。

联合国诞生于上个世纪二战后,是美国领导战胜国所推动成立的人类史上最大国际机构,它在促进各国对国际法和条约的遵守、经济社会科教的发展、人权与自由、安全与和平等方面,尽管没达到满分,但也起到一定的作用,总体上瑕不掩瑜。改革联合国,提高联合国效率其实是世人普遍的呼声。黑莉的恐吓无疑是对联合国宗旨和信念的一种伤害,也有损美国作为世界第一大国的形象。联合国的工作和使命,特别是维持世界和平,调停区域纠纷与冲突的能力,若是因为美国的刻意淡出而受到打击,将是中小国家噩梦的开始。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联合国 改革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