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迈入任期第二年的特朗普

社论 

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一年来,一言一行震撼全世界,他以商人的本能与各国打交道,执行2016年竞选总统时对选民的承诺,在国内推行“让美国再次伟大”和“美国优先”政策,以“交易式外交”面对复杂的国际与区域形势和议题。在迈入任期第二年,特朗普的“治国之道”仍将牵动各国领导人的神经线,而纵观当今世界局势,2018年还将是动荡不安的一年。

担任总统近一年,特朗普推翻了多年来美国总统的一贯做法,更颠覆多项美国外交惯例。从退出多边贸易协定如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和重新谈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退出巴黎气候协定、谴责2015年与伊朗达成的核协议,重新检视与亚洲、欧洲及中东盟友之间的关系,以及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等等,让他得到不可预测、不稳定、另类、自负、自恋,具有破坏性总统等称号。

特朗普的作风,确实改变了国际社会原有的一些做法和思维,包括德国总理默克尔、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内,仍在适应特朗普的行事风格。美国政府官员也不容易与他共事,据美国智库布鲁金斯研究院整理出的一份报告,特朗普上任以来,有34%官员任职不到一年就辞职或被解雇,人数比奥巴马的9%多出三倍,也打破里根任内17%的纪录。

这样高的离职率影响美国政府的运作,但特朗普还有三年任期,因此,他仍将在世界舞台上传达令人捉摸不定的信息。在回避和减少对国际秩序的维护和参与时,对于威胁到美国利益和安全的国际事务,美国却难于逃脱责任,不能置身度外,局势不断升温并可能走向战争的朝鲜半岛,就是特朗普必须处理的眼前难题。

而在特朗普眼中,中国和俄罗斯是美国最大的地缘政治威胁,在涉及对朝鲜的制裁协议中,特朗普可能对继续向朝鲜提供石油的中国,再次采取强硬的贸易政策。中美双边关系并没有因特朗普去年访华,得到高规格的接待而得到改善,特朗普与习近平能否继续以个人关系的基础,改变两国之间的政治外交和贸易关系,端视朝核导问题能否友好和平解决。

特朗普以务实的外交政策行事,让美国在当今现实世界中有所收获,当特朗普告诉全世界“我不在乎”时,亚洲、欧洲及中东国家必须做出反应,在特朗普的指责下,北约成员国加大了对各自防务的投入,日本和韩国也提高各自的防务开支预算,而美国大幅度削减联合国预算达2亿8500万美元(约3亿8000万新元),更让这个国际组织必须做出大胆的改革。

进入2018年,大部分外国领导人仍须努力了解特朗普,他也将继续以国内政治因素为考量,展现出其外交手腕。实际上,美国政府内部也有部分官员,在不同程度上遏制特朗普激进的言论和冲动的举止,特朗普也并没有对一些课题言出必行,例如在竞选期间承诺不参与阿富汗的国家建设,后来却下令向阿富汗增派数千名美军。

特朗普承认,总统这个职位改变了他,让他做出了很不同的决定。不过,我们不能期望特朗普的政策观点和行事作风会出现重大改变,甚至必须准备好特朗普极有可能获得连任,在过去的10次美国总统大选中,竞选连任成功的有七次,以特朗普所获得的支持率来看,获得连任的概率是存在的。

一般上,美国总统会在就职两年后,也就是国会中期选举结束后才宣布竞选连任,但特朗普正式就职当天就提出要连任,他的竞选团队其实已在为2020年的大选做准备。迈入任期第二年,特朗普的任何惊人的言论和动作,将继续搅动全球,最近获得参众两院通过的税收改革方案,会对很多国家造成的冲击还待引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