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伊朗骚乱给中东添变数

社论 

伊朗在2017年岁末爆发大规模反政府示威,如今演变成全国性骚乱。示威者对经济和政治强烈不满,要求政府下台。伊朗政府和神权领袖若没有妥善应对,将给暗流涌动的中东局势增添新的变数。

国际社会在2015年底解除对伊朗的制裁后,伊朗经济发展开始改善,在与沙特阿拉伯的博弈中也占了上风。在形势看好之际,东北部什叶派圣城马什哈德市却在12月28日突然爆发示威。民众抗议鸡蛋等食品价格过高,经济长期萧条和失业率居高不下。示威迅速蔓延和扩大,从对经济的不满,演变成对政治体制和外交走向的不满;从原本要求总统鲁哈尼下台,变成要求最高领袖哈梅内伊滚出伊朗。

没有人确切知道,伊朗统治阶层保守派的根据地为何突然爆发反政府示威。有消息说,示威最初由体制内的保守派发动,旨在给以鲁哈尼为首的改革派施压。保守派没料到,示威点燃了民众压抑已久的不满,使得示威从东北部蔓延到全国各地,大学生和妇女也加入示威,不少地区还爆发流血冲突,至今已有至少20人死亡,至少450人被捕。

据世界银行的统计数据,包括石油禁运在内的国际制裁措施解除后,伊朗经济增长从2015年的萎缩1.3%,迅速反弹至2016年的增长13.4%。然而,非石油的复苏很有限,投资则继续萎缩,这显示伊朗经济所面对结构性问题。石油出口带动的经济增长并没有推动就业市场,失业率反而从2017年下半年的12.4%,微升至2017年春季的12.6%。国际制裁解除后,伊朗一方面因为国际油价依然疲弱,而无法从石油出口得到太多收入,另一方面这些收入主要进入了掌控资源的国有企业、革命卫队和统治阶层的口袋,并没有刺激经济增长和带动就业,人民生活无法改善。

伊朗不是专制的阿拉伯国家,其神权政治的合法性来自于有限的民主制和经济发展。其统治阶层要维系下去,经济上须作出改革,释放更多发展红利给人民,人们生活稳定才不会造反。

不过,统治阶层把矛头指向敌对势力。哈梅内伊指责伊朗的敌人挑起近日的骚乱,国家安全理事会秘书沙姆哈尼则点名美国、英国和沙特阿拉伯是幕后黑手。把国内骚乱的成因指向国际,使得统治阶层和革命卫队有借口对示威群众进行大规模镇压。这场骚乱接下来会否演变成革命,或遭血腥镇压,或统治阶层回应民意推进结构性改革,仍须观察。按目前态势,神权统治阶层不太可能让利人民,加上示威群众未出现带头势力,估计政府会采取行动将革命的星星之火灭于苗头阶段,乱局和平收场的可能性不大。

伊朗此时发生社会动荡,将给中东的势力均衡带来新的变数。美国近年淡化其在中东所扮演的角色,伊朗和沙特竞争在中东的影响力,伊朗占了上风。伊朗支持的叙利亚阿萨德政权站稳了阵脚,伊朗在黎巴嫩和伊拉克的影响力上升,伊朗支持的胡塞叛军在也门内战中得势,这些形势发展是伊朗近几年把资源投入中东地区而取得的成果。然而,这也是伊朗示威者不满的焦点之一,他们认为政府应该关注国内经济,而不是叙利亚或也门的内战。

如果伊朗统治阶层把资源调回国内,势必影响伊朗与沙特的竞争。统治阶层可能为保住这一国际影响力而对内采取强力镇压。另一方面,美国总统特朗普一再表明,拒绝认定伊朗履行核协议承诺,意图单方面退出奥巴马政府与伊朗政府在2015年所达成的核协议。如果特朗普和美国国会以伊朗骚乱为借口退出核协议,可能改变伊朗的核不扩散现状。伊朗骚乱接下来的走势将牵动中东的势力均衡,进而影响中东地缘政治和国际安全形势,值得密切留意。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