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中国亚洲影响力将超越美国

早社论 

日本经济研究中心最新发布的报告指出,亚洲经济正日益“中国化”,估计2030年将是“中美逆转”的时刻,中国会凭借其经济实力取代美国,成为对亚洲影响力最大的国家。报告所预测的趋势,其大背景则是美国特朗普总统所代表的孤立主义,动摇了二战以来以“美利坚治世”为代表的西方自由主义所支撑的国际和平秩序。中国崛起能否形成新的国际治世或地区治世,已经是区域国家都必须重视的问题;而“中美逆转”的和平前提,首先就在于避免朝鲜半岛核危机的失控。

报告的数据显示,中国自2015年起,对日本和亚细安的经济效益就已经超越美国。若中国保持经济增长的势头,到2030年对日本和东南亚国家的经济效益,将会是2015年的1.5倍;到时,中国在亚洲能产生的经济效应,将是美国的四倍。中国市场的影响力,也可以从人才流向看出端倪。官方的数据表明,中国在2011年已经逆转了高端人才的流失情况,海外留学生回国出现了净增长的现象。从2000年至2016年,中国留学生回流率从最低的14.3%增长到峰值的85.4%,回流率增长了近六倍。

除了因市场前景潜力庞大,中国人才回归也源于特朗普的限制移民政策。特朗普的“美国优先”主张不但削弱了同传统盟友的关系,更在核心竞争领域将美国的优势拱手让出。当大数据日益成为由人工智能所驱动的第四波工业革命的关键,中国庞大且手机联网的人口无疑变成宝贵资源,吸引不容易继续在硅谷高科技公司就业的中国人才回流。特朗普的做法,犹如当年明朝自动放弃引领海上优势,错失了大航海时代的历史机遇。

特朗普颠覆了同欧盟的传统伙伴关系,进一步加速“美利坚治世”的式微。欧盟龙头德国就毫不掩饰对美国闭关自守的忧虑。德国总理默克尔去年5月出席慕尼黑啤酒节活动时说,欧洲能够完全依赖他人的日子“在一定程度上已经结束了”,欧洲人必须为自己的命运奋斗。德国外长加布里尔去年12月警告,美国作为国际秩序保护者的角色正开始“崩溃”,德国今后在外交上会积极主动,减少对美国的依赖。

华盛顿国际影响力的下跌,也反映在联合国。应美国要求,联合国安理会上周召开紧急会议,讨论伊朗境内近日反政府示威频发的问题。但是法国不但呼应中国与俄罗斯立场,反对美国找借口干预伊朗内政,更不指名批评美国“试图利用这个危机来获取自身好处”。欧盟两强对美国所表现出的不信任,象征由西方世界所构建和主导的现有国际秩序,恐怕再难以为继。特朗普的当选和施政,或许只是美国衰退的表象——自2008年因监管不当引发华尔街金融危机,几乎拖垮全球经济开始,美国就已经丧失其道义权威。

然而,“中美逆转”并不一定意味着从“美利坚治世”和平过渡到“中华治世”。除了经济上的需要,北京外交政策对保护自身“政治安全”的兴趣,远大于任何战略目标。中国至今还没有表达对接手维系国际和平秩序的意愿,其“中国梦”“民族伟大复兴”等愿景,也无法引起其他国家人民的共鸣。去年因为韩国引入萨德反导系统,被中国强力的经济报复,以及中国被指在公海偷卖石油给遭联合国制裁的朝鲜,显示中国仍把自身利益放在首位。

由中国主导的亚洲时代会否顺利到来,最大的变数莫过于朝鲜核危机能否得到有效管控。特朗普对朝政策的不稳定性,加上北京对联合国制裁朝鲜留了一手,均让平壤继续得以左右逢源。如果半岛发生军事冲突或核灾难等突发性事件,亚洲自二战以来所享有的大致和平的环境,或将毁于一旦。届时就算中国在亚洲的影响力超越美国,也不具备太大的意义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中美关系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