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强调集体责任的医改

社论 

乐龄健保委员会发布的中期报告建议,强制年满30岁的国人加入乐龄健保计划,并由政府直接管理。此外,委员会表示,它将建议政府增加这个计划的赔付额,因此保费也将提高。目前,年满40岁的国人自动纳入乐龄健保计划,但他们可以选择退出,而这个计划是通过三家私人保险公司管理。

乐龄健保计划在2002年开始推出,投保人因残障而无法进行六项日常活动中的任何三项,每月可获得300元赔偿,赔付期最长达五年。那些在2007年9月过后加入这个计划的投保人,每月则可获得400元赔偿,赔付期最长达六年。

在这个计划推行初期,有三分之一的人选择退出。这几年来,选择退出的人数约5%。一般的反应是,这个计划的赔付额过低,而赔付期也过短。但从政策制订者的角度而言,他们必须在保费以及赔付额之间取得适当的平衡。

乐龄健保委员会还在研究保费的架构、赔付额以及赔付期。不过,委员会主席马志强指出:“我们要乐龄健保计划成为社会安全网的一环,而大家都有集体责任照顾残障者。”

其实,这几年来公积金及医疗保健制度的改革,引入了更多的保险元素,体现了有关当局对集体责任及风险分担的考量。公积金终身入息计划(CPF Life)取代了最低存款制度,而终身健保计划取代了健保双全。这些新措施都是顺应人口老化的趋势。

目前,满65岁的国人占总人口的14.4%,而到了2030年,这个比重将提高至24%。人口老化意味着医疗开支将持续增加,而工作人口的比例下跌。我国的医疗开支占国内生产总值在10年内从0.8%增至2.4%,而工作人口与满65岁人口的比例则将从目前的4.4下跌至2030年的2.4。

如何应付日益增长的医疗开支,并确保年长人士有足够的钱养老,是人口老化的国家所普遍面对的问题。通过提高税收支付开支,向来是公共财政常用的手段。然而,全球经济竞争加剧,不少国家开始调低税收以吸引投资,因此提高税收的空间已越来越小。

在医疗开支方面,新加坡除了政府补贴外,也强调个人责任及共同支付的原则。此外,为了打造包容的社会,政府也通过补贴的方式,将低收入阶层纳入全民医保的社会安全网。另一方面,政府也未雨绸缪,让年轻的一代支付较高的保费,以便他们在年长时享有保费的回扣,从而减少保费随年龄而增加的冲击。乐龄健保委员会建议将投保人的最低年龄从40岁提前至30岁,相信也是基于相同的原则。

然而,对于年轻的一代而言,在30岁便必须加入“乐龄”健保计划,未免是过早了一点。我国巡回大使陈庆珠教授最近在一个论坛上表示,随着人们寿命延长,年长国人和年轻国人之间的关系会日益紧张。倘若税务继续增加,将会催生不满,并可能促使年轻国人要求减少乐龄福利。她表示,我们还没走到那个地步,不过这个问题可能会出现。

不论是终身健保计划或乐龄健保计划,我们应确保世代的财政转移,不会引发年轻一代与年长一代的矛盾。

其次,在政策的设计上,应避免过于复杂及繁琐,进而减少行政的成本。目前,终身健保计划已经是强制性的全民医保,而乐龄健保也将步其后尘。有关当局或许可探讨两者的结合,包括保费的征收以及赔偿。

此外,保险的机制往往产生滥用与乱收费的问题,进而推高保费,使集体责任沦为沉重的集体负担。因此,监管当局有必要时刻控制医疗及护理费用,以确保计划的可持续性。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