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更全面落实社会政策

社论 

我国去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3.6%,整体生产力增长达4.5%,创下2010年以来新高。2017财政年的实际政府财政盈余为96.1亿元(占GDP2.1%),也创下历史新高,比去年预估的19.1亿元盈余,高出了77亿元之多。本财政年预算案引起的一个反应是,既然经济势头良好,为何还要为进口服务征收消费税?其实,今年的预算案“亲商”的色彩相当浓厚,如政府从明年起征收碳税的同时,也另拨10亿元助企业在未来五年提高能源效率;加薪补贴计划延长三年,但补贴率分阶段减少;推动创新文化,投入至少1亿元设“国立研究基金”;未来三年再拨款1亿4500万元加快培训计划等等。政策的亲商,在于传达鼓励企业创新和培训人才的信息。

在力求平衡的全方位经济战略下,亲商与亲民政策并不矛盾,如雇主能加大力度,利用政府的加薪补贴计划和培训计划,最后也惠及员工。社会中下层员工的工作有保障,能大大减轻政府的负担。政府在社会政策上的责任无可推卸,经济好时,让中下层共享成果;经济不好时,下层人士的困境更应受到关注。在今年具前瞻性的预算案中,“温馨团结的社会”是一个重点突出的精神,这也延续过去多年来的社会政策,以建立一个互相包容互相照顾的社会为目标。

本财政年财政政策刻意推进社会政策,一方面在于消除消费税几年后调高,为中下层国人所带来的疑虑。拨款5.5亿元填补社区乐龄基金和乐龄助行基金,以及保健储蓄填补等等,以年长者为对象。应对社会老龄化的问题,政府还需有一套长远可持续的策略,我们期待有关部门接下来有更多具体的宣布。

消费税补助券、水电费回扣等等,绝对数目的增加看似微不足道,对下层人士而言则是很有实际意义的帮助。属社会下层的家庭面对贫穷所带来的问题是多方面的,家中有老弱或残障者,他们所需要的照顾远远超过补助券和回扣的好处。因此,加强社会服务中心的网络,提高它们的功能和效率,应是未来的社会工作重点。本地共有24个社会服务中心,它们是社会底层家庭求助的第一线。让志愿团体成为社会服务中心的合作伙伴,可借助民间团体的专业经验,为社区服务做出更大贡献。

年轻一代与年长父母同住,或是“近居”,可获得更多购买转售组屋的津贴,显示这个“亲家庭”政策还有进一步推广的必要。一方面是由于单身人士增多,我们应鼓励他们与上一代同住或是住得靠近;另一方面,基于个别因素,并非所有年长者愿意跟年轻子女同住,“住得靠近”便是一个实际的选择。把“近居”的定义简化为“四公里内”,是政策的进一步放宽。在社会发展趋势下,今后“近居”的需求可能会更高。

政府从去年底开始便不断提醒国人,说政府在基础设施、社会政策和医疗服务等领域开支快速增长,所幸本财政年度,这几个领域的开支并没有削减。社会政策和医疗服务是建设一个具高度包容社会的支柱,中下层人士面对多方面的问题,一个健康的财政政策就必须“面面俱到,巨细兼顾”。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