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新世代公务员的挑战

社论 

第13届国会在前天结束了上半场,而下半场将在5月7日展开。较早前,李显龙总理透露,他将在国会休会后改组内阁,以扩大第四代部长的接触面,并让他们肩负更大的责任。此外,第四代部长团队也将负责草拟政府施政方针,让新加坡人更好地了解他们的想法。

与此同时,被视为第四代领导核心成员的财政部长王瑞杰,在行政服务年度晚宴及擢升仪式上表示,政治领导层与公务员的共同使命与相互信任,让良好政治与良好政策在新加坡得以相辅相成,并形成良性循环。他形容这个良性循环是“罕见、珍贵而易碎”的,需要多加呵护及强化。在同一个场合,公务员首长叶成昌则指出,公共服务已更新政策和计划议程,以配合政府接下来几年的重点工作,同时也已展开公共部门转型工作的新阶段。

常言道,创业难,守业更难。虽然新加坡已摆脱建国初期所面对的生存问题,并晋升第一世界,但是第四代政治领袖以及新一代公务员正面对一个急速改变的环境,需要新的思维及解决问题的方式。

根据一项研究,新加坡人口老龄化的趋势,今年将进入一个新的里程碑,65岁以上的公民及永久居民占总人口的比率,将首次与15岁以下年幼人口的比率持平,各占14%。它预测,到了2030年,65岁以上的老年人口将占总人口的27%,而15岁以下的年幼人口则将降至10.8%。

人口老龄化对劳动力市场、医疗开支以及社会保障都有深远的影响。此外,该研究指出,在亚细安国家之中,新加坡是人口老化最快速的国家。因此,这个趋势对我国的竞争力也有重要的意义。2030年距离现在,只不过是12年。第四代政治领导层以及新一代公务员有必要未雨绸缪,确保新加坡有足够的资源应对人口老化的挑战。

其次,新加坡劳动市场的改变反映出,新加坡人的教育水平普遍提高。目前,有一半的劳动人口是专业人士、经理、工程师以及技师(PMET)。到了2030年,这个比率将提高至四分之三。国人的教育水平提高,对服务的期望值也升高。这意味着新一代领导层以及公务员,需要花更多的时间解释政策以及争取他们的支持。在社交媒体普及以及假信息充斥的年代,这个工作更具挑战。

第三,新加坡已经是一个成熟经济体,经济将低速增长。然而,应对人口老龄化所需的开支将日益膨胀。新一代领导层以及公务员在有限资源的分配上,有必要在不同世代的利益上寻找平衡点,以避免世代的矛盾。

除了国内问题,新加坡也面对外来颠覆科技以及战略环境改变的冲击。颠覆科技为用户提供不少方便,但也往往扰乱市场秩序,让监管者左右为难。中国的崛起以及从“富起来”过渡到“强起来”的历史性进程,将改变现有的权力格局,对于处在东南亚而以华人居多的新加坡,既是机遇,也是挑战。

新加坡加速了领导层更新的步伐,第四代政治领导层的经验积累期相对缩短。不过,在建国50多年以来,公共部门储存不少机构记忆,有助于确保政策的赓续性。此外,第四代政治领袖有不少是前公务员,因此能够确保王瑞杰所说的政策与政治的良性循环得以持续。然而,机构记忆若缺乏反省,可能导致集体盲思的风险,使政策无法跟上急速改变的环境。

其次,政策的制订与推行,必须基于理性的原则。实际上,新加坡向来为了长远的利益,不惜忍受短期的痛苦。然而,国人教育水平提高,加上经济在低速增长,长远政策的陈述方式有必要做出相应的调整,以争取国人的认同。换言之,政策也必须照顾到政治的需要。

新世代公务员面对的是一个更为复杂及多变的环境。我们期待他们能继续维持一贯的效率以及灵活性,辅佐第四代领导层引领新加坡继续向前发展。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