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重建新加坡”的重新思考

社论

李显龙总理前天在新加坡科技设计大学的部长论坛上发表演讲,提出“设计思维”的概念,作为我们思考长远未来,作长程规划的新动力。他以新加坡武装部队的建立、政府组屋,以及水资源自给自足等等成果来说明,“设计是建国的核心元素,而新加坡是一个‘设计而成的国家’,因为我国今天拥有的全部,包括经济增长、国际地位、多元种族和谐,乃至独立自主都不是天然或偶然,而是设计创造出来的。”

“设计思维”在西方并非新的学术术语,我国领导人一向避免以抽象的术语解释政府的决策。问题是,新加坡的成功是“设计”出来的,还是我们以独特方式针对问题解决问题,才套上了西方的学术理论,或新加坡独一无二的治国方式,正好印证了西方理论,而成了一个强有力的实践成果?无论如何,从“永续发展”到“设计思维”,新加坡不能因目前的发展水平而踌躇满志。

我国今天各方面的成就,如国防力量、航空枢纽,并非其他小国所容易复制的,“设计思维”需要领导者本身具有突破性的创新意识,能够反向思考或从不同角度切入看待问题。在建国之初,百废待兴,许多难题的解决缺乏可供我们参考的模式;不缺的是反面教材,如战后的新兴国家,在民族主义的驱使下,急于生产“替代产品”,以替代入口,而忽略了吸引资金和推动贸易的重要性。新加坡却是反当时的世界潮流,以优异的条件吸引外资,创造就业机会,解决失业问题。

新加坡幅员小,理论上是个无法防御的小岛,新加坡却挑战传统的看法,大力建设国防,发展精良军备,使新加坡的国防力量在国际上备受尊敬。

在外交上,原本有“小国无外交”的说法,新加坡则有自己的理解,小国更需要外交实力以保护生存的权利。因此,新加坡在国际课题上坚持明辨是非的立场。

直到今天,新加坡以一贯独特而严格的手法维护种族和谐,这方面已取得不小成果,但政府还是“如履薄冰”,不容有任何松懈或闪失。

李总理说,现在是时候去重新发挥想象力,以重建新加坡。“重建新加坡”是个颠覆思维的说法,新加坡若还处于第三世界的水平,固然大有“重建”的余地,但我国基本上已是基础设施完备,高度发展的国家,“重建”的空间不大。

按照“设计思维”,发展与重建永远属于进行式,我们若无法在现有基础上,提出更新更长远的设计思维,则新加坡的发展总有一天会面对瓶颈,或陷入“不进则退”的困境。

在公共交通方面,再完备的设施也会有日久疲劳的一天。新加坡地铁系统历史并不长,却已不断暴露出管理和技术上的缺失。当局已努力,从根本上改进整个系统的效率,然而,从长远计,地铁系统的改进还有很大的“重建”空间。西方不少城市也面对地铁系统老化,效率低的困境,人们似乎更能习以为常。新加坡要在各个领域保持领先,不能满足于现有的水平,就需要总理所说的“再锐变”。

相对于建国初期,新加坡要像一块泥一样重新设计出新的形状,有更大的难度。未来世纪的新加坡的发展“以人为本”,就是以提高人们的幸福指数为目标。从发达城市走向幸福城市,加强政府和人民之间的共识与互信,仍是不变的必要条件。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