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重新审视面簿

社论 

面簿于2004年诞生以来,注册用户直线上升,如今每月有超过21亿活跃用户,绝对是世界上一个不容忽视的社交媒体平台兼政治实体。对许多用户来说,他们与面簿互相陪伴成长,面簿记录了他们人生10多年时光的甜酸苦辣,成了人生旅途一个不可分割的伴侣。但很多人却没意识到,这个伴侣在成长过程中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既是一个社交媒体平台,也是一家犹如巨兽的互联网企业,既让用户分享苦与乐,也把用户的苦与乐贩卖给数据开采公司,进行一些不为人所知的盈利活动,甚至展现了巨大的政治影响力。

英国传媒上个月揭露,英国政治咨询公司剑桥分析不正当取得和使用8700万个面簿用户的个人数据,当中包括6万5000个新加坡用户。剑桥分析利用这些数据,对用户进行分类和建立个人档案,有针对性地投放信息,影响他们的政治观点和投票取向。面簿最早在2015年已知道剑桥分析的违规之举,但直到被传媒揭发前才披露。这引起世界各地用户的不满,认为面簿无视保护用户隐私的商业道义,辜负了用户对它的信任。

说不符商业道义,而不说面簿违反了用户隐私“条款”,是因为隐私权是用户自己放弃的。在开设面簿账号时,用户已接受其许可协议,这包括允许面簿收集用户浏览面簿、与面簿关联的应用及网站的数据。即使用户在分享内容时限制了对象,也无阻面簿收集这些数据。截至2012年的公开资料显示,用户使用面簿每天产生0.5拍字节的数据,这相当于持续10万年不停地在推特发文,或持续八年不停地自拍照,或连续四年半不停地观看高清电影。用户制造的这些海量数据,是面簿得以让人们免费使用其服务的关键所在。目前没有任何条例管制面簿如何使用这些数据。

因为免费,用户必须接受面簿单方面开出的许可协议,所以根本没有隐私可言,用户在面簿的一举一动,形同在互联网裸奔。因此,有人建议面簿改变商业模式,推出收费服务,以换取它停止追踪和贩售用户数据,停止针对性投放广告和信息,停止把用户当产品销售给广告客户。面簿必须思考有没有必要改变商业模式。

面簿从社交媒体起家,目前已是全球最大的互联网企业之一。互联网企业与传统企业都必须获利,以向股东作出交代,但两者不同的是,互联网企业最大的资产是巨量的用户隐私数据,而传统企业几乎不可能取得这样的数据。互联网企业把这些数据贩售给广告商或任何出得起钱的客户,包括剑桥分析、俄罗斯等,让它们有针对性地对用户打广告或投放信息。这正是美国国会传召扎克伯格要厘清的问题,并研究是否有必要进一步立法,保障社交媒体用户的隐私。

欧美民主体制认为,面簿被专制体制利用了,影响了民主选举,也助长了世界各地的专制体制。吊诡的是,2011年爆发的阿拉伯之春,专制体制认为是民主体制利用面簿影响了它们的国民。换个角度说,面簿因为具有趋利性,意味着谁都可以收买它,利用它来实现任何政治目的。

事实上,接连两天拷问扎克伯格的美国国会议员不能不担心,在未来的国会选举,面簿会被对手利用来影响自己的选票。即使扎克伯格承诺面簿不会被利用,也难保扎克伯格之后的总裁,或其他有影响力的互联网企业领导人,同样具备民主道德良知,毕竟企业都是逐利的。

互联网企业的发展是快速的,而政治的反应是缓慢的。绝大部分的人使用互联网,但不一定了解和认识互联网。政治家对互联网技术的掌握,肯定要落在扎克伯格之类的科技企业家后头。如何通过政治制度控制面簿和互联网企业,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面簿是“互联网加企业”的希腊神话怪兽喀迈拉,我们须以新的智慧来看待它。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