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西方轰炸叙利亚或弊大于利

美国、英国和法国在4月14日出动轰炸机和巡航导弹,攻击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等地的军事科研设施,报复阿萨德政府被指对叛军占领区的平民动用化学武器。除了“化武红线”这个表面理由,美国中东盟友以色列的战略安全、伊朗及俄罗斯介入叙利亚内战等因素,相信也可能是轰炸的动机。此外,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国内面对的“通俄门”司法调查日益加紧,轰炸叙利亚不无转移视线的作用。随着更多鹰派人物进入白宫决策圈,军事推翻中东地区独裁政权导致当地国家秩序崩解、引发赴欧洲难民潮等惨痛教训,似乎正快速被遗忘。

叙利亚叛军所控制的杜马镇4月7日传出遭政府军化武攻击的消息,超过40人丧命。阿萨德政府否认指控。尽管支持阿萨德的俄国对美国可能采取军事行动发出警告,此前表示将在半年内把美军撤出叙利亚内战的特朗普,突然表示将严惩叙利亚政府。由于美英及俄国在联合国安理会相互否决对方所提出的化武应对草案,此次的轰炸行动缺乏安理会的授权,因而被俄国和伊朗指责侵犯了叙利亚主权。美英政府在国内也面对违法质疑。美国民主党指责特朗普未经国会授权动武;英国工党也对首相特雷莎·梅做出类似谴责。

“化武红线”是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时代所定出,但是当时传出叙利亚军对叛军地区平民使用化武攻击时,奥巴马却拒绝采取任何行动,一定程度伤害了美国的国际威信。军事分析家指出,由于叛军有西方国家在背后撑腰,在获得俄国及伊朗军事介入支持后稳住阵脚的阿萨德政府,仍然缺乏足够的实力消灭反叛力量,因而不时要诉诸化武。化学武器已经被国际条约禁止,所以西方的轰炸行动不无正当性。可是对于被指在英国境内使用化武毒害前间谍的俄国,以及在马来西亚用化武毒害金正男的朝鲜,西方国家却摄于两国的核武而未敢行动,难免让人产生双重标准的质疑。

美国在阿拉伯之春后怂恿叙利亚反对派发动内战,却没能一鼓作气推翻阿萨德政府,反而让俄国趁机军事介入,以及伊朗军援阿萨德且直接威胁毗邻的以色列,让中东安全形势进一步复杂化。美国支持的反叛力量包括了诉求独立建国的库尔德族民兵,让同样面对库尔德族分裂势力困扰的北约盟国土耳其坐立不安,挥军叙利亚打击库尔德民兵,加剧了美国、土耳其及北约的关系紧张。此次轰炸不但让内战形势进一步胶着,俄国也恫言西方将面对“后果”。一旦驻叙利亚俄军遭西方误伤,大国直接冲突的军事失控并非毫无可能。

对于特朗普“通俄门”的调查,让特朗普的轰炸叙利亚命令存在转移焦点的嫌疑。美国联邦调查局4月9日突击搜查了特朗普私人律师科恩的办公室和住家,并收缴了一些文件,包括特朗普据称与一名色情电影明星有染的文件。特朗普形容此举是在“攻击国家”,是彻底的政治迫害,并暗示有意开除负责调查的特别检察官穆勒。美国参议院朝野两党议员在4月11日发出联合警告,特朗普开除穆勒将引发宪政危机。特朗普个人的政治困境,使得其外交决策蒙上了瓜田李下的阴影。

此外,美国部分舆论也认为,国家长期处于战争状态,让很多美国民众陷入恐惧心理,有利于专制威权统治的壮大。特朗普起用为2003年美国入侵伊拉克摇旗呐喊的博尔顿接任白宫国家安全顾问、主战的中央情报局局长蓬佩奥接任国务卿,让美国外交姿态展现出好勇斗狠的形象。当年伊拉克萨达姆政权被美国推翻后,至今仍然四分五裂,反让美国死敌伊朗坐大,危及以色列安全。如今在叙利亚问题上,白宫似乎又将重蹈覆辙。轰炸叙利亚固然显得大义凛然,可是所可能带来的意想不到后果,恐怕会弊大于利。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