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为短租房服务清理乱象

社论 

市区重建局经过三年多的研究,针对租约不足三个月的私宅短租房拟定一套监管框架,并就此展开公共咨询。拟议中的条例注明屋主、公寓管理委员会和爱彼迎(Airbnb)等短期租房平台须承担的义务,既允许新型“共享经济”模式在本地发展,也降低短期租房对街坊的干扰。

截至今年1月,爱彼迎上载了约8000个本地住宅的出租信息。市建局在文告中提醒,这些短过三个月的租约,都不符合现有条例。本月初,两名房地产经纪就因违例把公寓单位当民宿转租给旅客,各被罚款6万元。他们本身不是屋主,而是租房子来提供短租服务,这已经是变相在无照经营打散的“酒店”了。

市建局提供的数据显示,非法私宅短租房有上升趋势,当局调查的案例,从2015年的377起上升至去年的820起,今年首三个月调查的案例则有200起。

非法私宅短租房的案例上升,根本原因是,我国还未对这个行业规划出一个明确的框架,不少私宅屋主急于赶上这种世界性的风潮,而在灰色地带运作。因此,所谓的新型“共享经济”模式,在新加坡未见其利,先见其弊,对新加坡的旅游业也未必起着明显的推动力,而其对社会的负面冲击,却已引起广泛的关注。

我国之前对于新型的共享经济模式,如租用脚踏车和私召车服务,尽管对传统业者造成不公平的竞争,还是为他们敞开大门,然后才视情况逐步完善管制的框架。对于短租房,我们也不能因噎废食,完全禁止短租房的服务。爱彼迎等短期租房平台在今天的时代,已成为全球出行人们一个经济实惠的选择。新加坡人口密集,私人公寓越来越多,加强短租房管制正是时候。

支持短租的公寓屋主所持分层地契份额若达80%,公寓管理委员会便可向政府提出短出租服务的申请,但屋主每两年还得重新表决;短期出租的每年日数上限为90天,每次最多招待六名房客,并同酒店一样,须登记房客个人资料。屋主也必须遵循民防部队设下的更严格的防火条例等等,显然,合规成本提高了,同时盈利受到一些制约,这将促使屋主得先盘算一番,看是否还有利可图,值不值得加入短租户的行列。政府从框架的设计上来看,当局既不排斥,也不见有鼓励之意,大多数公寓屋主的利益和意愿仍是优先的考量。

拥有许多设施的共管公寓,是新加坡人从组屋提升的第一选择,共管公寓的价格和管理费并不便宜,公寓屋主对环境的隐私和设施的保养非常重视,“分层地契份额达80%”的规定,为短出租定下了很高的门槛。

在西方城市,民房短租风气很盛,也很受自助游旅客的欢迎。表面上看,他们的管制较松,如巴黎给短租房的一年总日数上限为120天,但西方城市提供短出租的房子是一般的民房,对邻里的影响不大。巴黎市政府近日对爱彼迎和德国的短租平台Wimdu采取法律行动,因他们没有遵守规定,在网站上列出短租者的注册号。

巴黎当局是根据注册号,监督提供服务者是否遵守120天的上限规定,违规者的处罚是每天和每则广告罚1000至5000欧元(约1618新元至8090新元),不可谓不重。巴黎是世界最大的旅游城市,是继美国之后,爱彼迎的第二大市场,其网上列出的短期出租户达6万5000家,当局要有效的管制也是个不小的挑战。

在世界其他城市,安全和隐私是短租房租客必须顾虑到的问题。如日本民宿业界近日便传出丑闻,发生多起民宿安装针孔相机偷窥住客事件,让有意允许更多私宅充当民宿的日本当局感到为难。

有鉴于其他城市的经验,新加坡采取行动加强管制短租服务,也应该同时提高对租客安全和隐私权的保护。新加坡现在不乏廉价的连锁酒店和小客栈,短租服务只能发挥有限的辅助功能,对酒店业构成的竞争极为有限。

总的来说,框架的制定和提出来咨询是好事。首先是一旦落实,许多人就再也不必偷偷摸摸,提心吊胆,违法做短租户了。它的第二个好处是让市场更规范、透明,对游客也更有保障,知道在新加坡,他们所租住的是合法短租房子,无须再面对公寓保安的审问、阻挠,甚至是高高兴兴来旅游,却遇上不得其门而入的扫兴事。这无论是对旅客的住宿体验,还是新加坡旅游业长远的形象和声誉,都有加分作用。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