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英九选情告急

台湾选举千变万化,民调机构五花八门,尤其民调的“机构效应”往往潜藏政治意图,如果把民调当圣经般解读,往往陷入“数字迷障”,无法找出全貌。然而,民调往往可以看出政局走向与选民偏好,从中可掌握趋势图,民调又是一项了解最新动向的工具,成为选举不可分割的部分。

以国民党马英九与民进党蔡英文两位总统候选人的民调差距为例,马英九掌握行政优势,加上两岸关系稳定,马蔡两人在过去几个月一直保持10%上下的差距,以争取连任者必须保10%“安全距离”之先例,上述民调走向是合理的。然而,10月中下旬迄今,马英九与蔡英文的民调差距拉近到5%,甚至近距离到3%,如此的胶着状态,显示两人已打成平手。有意连任者在选前两个月竟然与挑战者旗鼓相当,只有用“选情告急”加以形容,绝对不可等闲视之。

马英九在10月中旬提出“两岸和平协议”,又加码“公民投票”,数日之后又撤回诉求,治国如同儿戏,中间选民为之吓跑。民进党则见猎心喜,运用“公投神主牌”凝聚选民向心力,“攻守之势异也”,这是马蔡两人民调拉近主因。

马英九、蔡英文两人都生性拘谨,口才不佳,不善于运用群众语言,以“第三势力”出场的宋楚瑜运用电视专访搏版面,语不惊人死不休,竟然成为收视保障与媒体宠儿。在“双英”既无聊又无趣的语言对照下,宋楚瑜民调支持度居老三,而且只有10%,还不及“双英”的三分之一,但宋楚瑜动见观瞻,刀刀入骨,“民调小三”锋头出尽,实在是台湾选举“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 

选民无法感应马政府执政诉求 

一场动人的选举,往往需要一个感人的故事做为骨架,才能达到震撼人心效果。马英九连续以“米酒降价”作为政绩,故事千篇一律,如老掉牙的电视连续剧,甚至马英九还以“米酒总统”自娱,在大家反应“麦搁讲啦!”(不要再说了)以后,马英九又去home stay(家庭寄宿),回到三年多前的long stay(长期寄宿民宅),夜宿民宅。令人不解的是,马英九进行“走动式管理”可以理解,但进入民间却未适时提出相关政策。总统理应是舵手,却跳下去划桨,“为民宿而民宿”,如何感动基层选民?政府的执政诉求是什麽?又如何落实?选民还是无法感受。

蔡英文的竞选场合中,有三位小童在成人带领之下上台捐出三只扑满小猪,本来只是平凡无奇的小插曲,但监察院财产申报处却大张旗鼓打电话表示关切,“杀鸡用牛刀”的行动,反让民进党倒打一耙,借力使力称之为“政治迫害”,却激出了小额捐款热潮,“三只小猪”竟成为民进党说故事的梗,大出国民党意料之外。国民党在束手无策之余,只能怪罪监察院“白目长官”下出如此乌龙指令,平白“提油救火”,使民进党从“苏嘉全农舍风波”脱困,转移了焦点。

面对宋楚瑜来势汹汹,而且大量瓜分泛蓝选票,马英九是双面作战、腹背受敌。马英九阵营预估,蔡英文可得48%选票,换算约665万票,马英九若要胜选,必须获得700万票,其前提是把宋楚瑜压缩到65万票。问题在于:宋楚瑜已有将近50万票的连署,至少有100万票实力。“宋长马消”,宋楚瑜选票若往上升,足以置马英九于死地,只要宋楚瑜的选票超过65万票以上,马英九就承担落败之风险。

马英九“选情告急”,从上述民调与预估选票都可看出。明年1月14日的总统大选,马蔡两人都无绝对胜算,宋楚瑜动向足以牵动选情。

 作者是台湾资深时事评论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