败选后陷入迷宫中的民进党

列宁说:“不要让权力在街头睡着了。”民进党败选后竟在街头昏迷不醒,除了台联党团有战斗力以外,民进党在败选一个半月后仍在“小过年”,无法跳脱败选氛围。

民进党于2月22日召开中执会,党主席蔡英文提出败选报告,并推举陈菊为代理主席,新任主席将在5月选出,蔡英文任期迄2月底为止。

蔡英文在会后记者会表示:“民进党不能完全否认选战最后‘经济恐吓牌’对选举结果的影响,而民进党从过去至将来,都要面对一个很严酷的问题:我们要如何面对中国?”“要处理中国,不是坐在家里想,而是必须了解中国,要了解中国,必须在互动中去了解。”

一如既往,蔡英文仍然维持“空心蔡”风格,除了华丽词藻以外,对败选本质并未真实面对,而是用“绕口令”打圈圈,无怪乎吕秀莲率先开炮,“选举搞成蔡英文个人秀”,甚至有党内人士要求蔡英文的“败选报告”“退回重写”。

旁观者都深切理解,民进党败选可归纳三项因素:一、“九二共识”承认与否问题,二、陈水扁所留下的负面政治资产,三、蔡英文的领导力.

但“败选报告”却“顾左右而言他”,如果结论是“选民对民进党执政信赖感不足”,为何不一针见血针对上述三项本质探讨,反而空幻地提出“需加强处理中国问题的能量与能力,在互动中了解中国”?旁观者看见民进党的“败选报告”,只能感慨哪怕民进党再度挫败以后,仍然无法面对现实,有人讥讽这是“国民党胜选分析”,蔡英文临去秋波,只不过是交差了事而已。

拿破仑说:“由驯鹿所领导的狮子军团,再也不是狮子军团。”蔡英文在三年多前出掌民进党主席,是派系共治下的产物,蔡英文在任内的县市长选举、立委补选使民进党支持者重燃执政希望,但那是马英九施政无能与国民党地方派系式微导致,并非来自蔡英文的领导力。

在关键的议题上,比如“九二共识”、陈水扁的历史定位等,蔡英文都意图模糊化。蔡英文所提出的“台湾共识”,即使党内人士也莫知其所以然,遑论具关键性的中间选民。

民进党竟在街头昏迷不醒

至于与陈水扁的切割问题,蔡英文一路模糊到底,最后是陈致中参选立委使国民党得渔翁之利,陈水扁奔岳母之丧,更催出泛蓝的历史记忆,马英九胜选的八十万票,不是如此催出来的吗?

至于与蔡英文有关的官员存款获取优惠利息18%、宇昌案等,蔡英文的应对是一直闪避,始终不愿面对质疑。如此没有领袖担当,即使民进党的票仓也发生“分裂投票”,民进党的立委票比总统票还多,显示民进党对蔡英文也“信赖感不足”。

蔡英文败选以后,士气伊于胡底,一副事不关己模样,开春以来,美国牛肉进口以及物价通胀问题已浮上台面,媒体早已对马英九提出挑战与质疑,民进党却陷入权力空转。

列宁说:“不要让权力在街头睡着了。”民进党败选后竟在街头昏迷不醒,除了台联党团有战斗力以外,民进党在败选一个半月后仍在“小过年”,无法跳脱败选氛围。“大事难事看担当”,蔡英文在败选后的表现,也使外人“看破手脚”,民进党举党竟成为“驯鹿军团”。

陈菊出任代理党主席,主要是借重她在党内的辈分与重量。陈菊目前是高雄市长,握有行政资源,比台南市长赖清德更孚众望,而党内防苏贞昌再起的疑虑亦不少,陈菊被党内主流派推举出来是有脉络可循,如果运作顺畅,陈菊在5月当选党主席是有可能的。

陈菊在2月29日接任以后,首务是鼓舞民进党士气,提出愿景与目标,而美牛进口与物价飞涨是切入的要点。

与此同时,民进党也要将台联、亲民党组合成“在野监督联盟”,对国民党形成监督制衡力量;而在最重大的中国政策问题上,先由党内进行政策辩论,凝聚共识,形成新政策,也是必走之路。

尼采说:“痛苦的人,没有悲观的权利。”除非民进党甘于长期在野,否则赶快上紧发条上路,民意对民进党的低迷士气已不耐烦了。

作者为台湾资深时事评论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