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英九民望因何一再下跌?

台湾TVBS电视台于6月上旬针对政治人物进行“国内十大政治人物声望调查”,其名次与声望比率如下:一、苏贞昌(52%);二、王金平(44%);三和四、蔡英文与李登辉并列(39%);五、宋楚瑜(30%);六、谢长廷(29%);七、陈冲(23%);八、吴敦义(17%);九、马英九(15%);十、陈水扁(13%)。

上述声望调查中,最突兀者莫过于正、副总统马英九、吴敦义竟然排名倒数第二、第三,只领先目前坐监的陈水扁。马英九、吴敦义也不过在5月20日才就任,两周后就落到公信力崩盘的地步,由此可见民心之所趋。从2月6日陈冲内阁上路以来,马英九“戴钢盔”推动三项所谓的“改革”,一是油电双涨,二是证所税,三是美国牛肉进口案,“假改革之名”,加上推动手法粗糙,引起民意强烈反弹。马吴在1月14日的总统大选仍有51%得票率,如今却自由落体般只有15%民意支持率,事出必然有因,是好好检讨的时候了。

经济部于4月1日宣布油价每公升自次日起调涨3元(新台币),涨幅太猛超过以往,立即引起民众恐慌与预期心理,没想到国际原油价格自4月迄今已连续十周下降,但物价上扬的趋势却压不下去。行政当局一方面坚称物价未上涨,一方面严惩涨价厂商,政府带头涨价在先,回过头来压抑蠢蠢欲动物价,早知如此,何必当初?中油公司显然误判国际油价趋势在先,马英九未经缜密思考就予以调涨,事后虽以“世事难料”、“又不是神”、“又不是做期货”理由加以搪塞,然而民怨已使马英九受创不小。

电价本来也规划在5月15日涨价,眼看民怨排山倒海而来,物价通胀一飞冲天,马英九政策急转弯,5月2日又宣布在6月10日、12月10日分阶段调涨,第三阶段则视台电公司改革状况再提出。“油电双涨”如同“双台效应”,台湾平均薪资14年不变,一到4月的出口比去年同期掉了4.7%,加上欧债、美债、中国出口下滑的冲击,“油电双涨”无异雪上加霜,所有积怨自然扑向马吴两人身上。

瘦肉精摧毁马英九公信力

以证所税为例,名义是建立社会公平税制,但主要推动者财政部长刘忆如闷着头自己干,情绪又近乎歇斯底里,完全无法与同僚、立委沟通,“挟天子以令诸侯”,最后是在财团、立委、政务官同僚联手反扑下,愤而挂冠求去,留下一个烂摊子叫马英九、陈冲收拾。全世界罕有大企业家站上火线与政府对立,“为政不得罪巨室”道理在此,当股市量缩到三年来新低,大户纷纷不进场心存观望,所谓的“证所税改革”最后是草草收场,挟带一个完全不相干的IPO(上市前募股)做为下台阶,证所税不过是悲剧与闹剧的综合体而已。

美国牛肉进口所引发的瘦肉精争论,更把马英九仅存的公信力摧毁殆尽。在美国强大压力下,美牛进口本来就与台美贸易谈判架构协议(TIFA)挂勾,马英九却假惺惺提出三条件:一、不预设立场;二、没有时间表;三、没有任何承诺。

话是如此,但马政府的作为却是往开放美牛进口方向前进,迄立法院本会期将于6月中旬结束,马英九口不择言表示美牛与TIFA挂勾,至于人民对瘦肉精有疑虑,“可以不用买,不用吃”,如此图穷匕见,摆明把自己的公信力如茶杯般往地上砸。马英九的政治声望竟然只比贪污坐监的陈水扁多2%,而且依照目前形势判断,马英九随时可能敬陪末座。是孰为之,孰令致之?

苏贞昌甫当选民进党主席才一个礼拜,未见任何主张或动作,声望即高居第一,不是很奇怪的事吗?蔡英文、宋楚瑜是“败军之将,不可言勇”,为何名列前矛?连已退居二线的李登辉、谢长廷的民调声望都超过马吴,不是“二十年目睹怪现状”吗?唯一可以解释的是民怨的反射、移情作用,如钟摆般,只要是马英九的政敌,声望都水涨船高,反之,目前三大掌权者陈冲、吴敦义、马英九竟然只能跟形象完全破产的陈水扁“超级比一比”,同样位居末流,民意指标再清楚不过了。

陈水扁执政八年,把自己三十年辛苦累积的政治资源挥霍殆尽,马英九当选连任才四个月,也把三十年资源一夕挥霍精光,如此快速的公信力崩盘,只能用“天纵英明”才能加以形容。如同走钢索的瓦伦达,领导力、执行力都落空,人民的信任也只剩15%,如何避免“瓦伦达效应”(Karl Wallenda Effect)往下坠落,如何止跌,如何改变决策模式,又如何改变自己的性格,那就要看马英九自己了。

作者为台湾资深时事评论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