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逸山:马国节庆与政治密不可分

区域焦点

马来西亚与新加坡一样,都是多元文化的国家,这也意味着两国都有许多各族与各个信仰的节日庆典,族群之间也相处融洽。在国家层次,一些主要的节庆会被列为全国公共假期;在民间层次,许多人会趁假日举办门户开放活动,欢迎友族同胞与自己一起欢庆佳节。

对新马两地的人民来说,不管是哪一族的节庆,我们一般都会到友族朋友的家“串门子”。小时候我觉得这是极为理所当然的现象,人家欢庆我们放假,有得吃有得玩,真可谓其乐融融。

出来社会工作后,第一份工作就与全世界各地的灾难有关,有自然灾害如地震、海啸、山火、水灾等,也有人为灾难如内战、恐怖袭击等,后者尤其令人潸然泪下。

我曾经被派到一个内战连年的岛国去。该国在独立建国后,主导的族群“心大”了,推动强迫少数族群摈弃自身文化的政策,少数族群坚拒被同化的不平等待遇。两个族群一言不合打起了内战,结果是生灵涂炭、哀鸿遍野。接待我的当地官员不停强调,“当年新加坡也是以我们的制度为典范的”。窗外明显的贫富悬殊,几乎每个街口都有荷枪实弹的军方岗哨,对这番说词实在很难相信。就在我飞离该国几个星期后,首都机场被反政府游击队侵入,炸毁了许多飞机。我感到侥幸,自己不是生长在当地。如今,这个岛国的内战已被粗暴地终结,据说要从废墟中大事发展。不过,我还是认为,其族群紧张问题一日不彻底解决,前景还是岌岌可危的。

把视线拉回马来西亚,各族的节庆虽然是普天同庆的日子,但是至少从独立以来已蒙上浓厚的政治色彩。比方说,长期以来,马来西亚的节庆假日有联邦和州的分别。举凡三个族群的主要节日,如开斋节、农历新年、屠妖节、圣诞节等,都是联邦节假日,也就是全国各地皆须遵守的公假。而东马沙巴与砂拉越土著每年中庆祝的丰收节,长期以来就只是这两州各自的州级假日,而不是全国皆放假。

这一点多年来颇为东马人所诟病,因为他们大多认为,1963年沙巴、砂拉越、新加坡(两年后退出独立)与马来亚四个地域是平等地共同组成马来西亚联邦的,但经过半个世纪的政治演变,却造成马来西亚联邦主要由马来亚主导,沙巴和砂拉越的特殊权益并未得到充分尊重。最明显的是西马主要族群的节日是全国放假欢庆,东马主要族群的节日却未得到相等的待遇。

现任首相纳吉上台后,眼看国民阵线(国阵)得以继续执政,主要还是依靠东马的国会议席,才把该两个丰收节“升级”为联邦级别的节假日,全国一起放假。

既然是普天同庆的节假日,当然也是营造良好政治气氛不可多得的机会。说得更白一些,长期执政联邦和大多数州属的国阵,每逢佳节前后总会向老百姓大力宣传和灌输,国家得以族群和谐、大家丰衣足食(这一点见仁见智),都应归功国阵的英明领导,所以选民应继续投票支持国阵云云。

因此,马来西亚大选日期一般上会落在一系列重大节日之后,力求让选民在“感觉良好”一轮后,会比较倾向把选票投给国阵(起码国阵是这么看的)。这也就是为什么我曾多次断言,马来西亚下一届大选大多不会落在未来几个月,而是贴近本届国会五年任期即将结束的时候(即明年8月)的其中一个原因。从现在开始的未来一年,屈指算来,有可以凝聚民众士气的东南亚运动会、可以鼓吹爱国情操的独立60周年国庆日、东马民众极为重视的马来西亚日、两大族群的祖籍国领导人到访(制造他们也支持马来西亚现任政府的“启示”)、派大选糖果的财政预算案、屠妖节、圣诞节、大宝森节、农历新年、复活节、东马两个丰收节等,大家一片欢欣,过后一鼓作气宣布大选。假如其他如经济等因素保持不变的话,国阵再次赢得大选的机会是很高的。

还有,我之前谈过,在现阶段的马来西亚政治经济下,特别是乡区及城郊中下阶层的民众,许多还具有所谓的“半封建”思维。即使大环境的经济一片萧条,但看到政治领袖富丽堂皇的排场,或被报道指拥有一些昂贵的物品,或进行一些“高大上”的活动时,不但不会有阶级矛盾的愤愤不平,反而会心存羡慕,认为“上等人”做“上等事”是天公地道的,也是整个族群以至全体国民的荣耀。

政治人物看穿这一点,总是趁节假日大排筵席;许多一穷二白的老百姓在宴会上鱼贯排队,三生有幸似的等着与领导人握手,却流露出爱莫能助的眼神。这种“半封建”思维一览无遗。因此,多一些这类节假日,可以“加深加强”这些选民对领导人的爱戴与崇拜。

这些“钟爱”如果可以转换为选票,对于谁可以入主中央及各州政权,还是极为重要的。无论是国阵,还是执掌好几个州政权的反对党联盟,对于在节假日举办各式大型庆典的做法,是乐此不疲的。

作者是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国际关系学院兼任高级研究员、马来西亚首相纳吉前政治秘书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