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江雨:被过度猜测的装甲车扣押事件

王江雨

新加坡武装部队从台湾运回的九辆泰莱斯轮式装甲运兵车,数日前在香港被当地海关查扣。对这件事情,相关各官方层面恰如其分地在适度表态后基本保持缄默,而民间的猜测却风起云涌,各个版本的“揭秘”如山呼海啸而来。

一个广为流传的说法是,这件事是中国对新加坡的“警告”,显然是因为对后者在南中国海问题上所秉持立场的不满。顺着这个主题,各种猜测编织出各种有模有样的故事,其参与者不乏正规媒体和一些严肃的时政评论人。

但平心而论,这个事情民间完全无法做全面解读,因为所谓“警告”是否存在,基本是个事实性判断,而事实性判断的前提就是掌握相关事实细节。但各方的官方目前所披露出来的信息,仍无法让观察者作出任何肯定性的判断。

在承认自己仍然不明就里的前提下,基于如下原因,笔者倾向于认为新加坡这批装甲车被香港海关查封的事件,并不是北京对新加坡的所谓“警告“和”敲打“,而只是香港海关正常的执法事件,也是双边关系中的偶然事件。

第一、几乎所有的“揭秘”和猜测,都假定这是香港海关奉中国政府之命所刻意进行的查扣。这种理解犯了一个常识性错误,即完全不了解“一国两制”下中央政府与香港政府的关系。虽然现在香港的政改之争非常激烈,但香港根据“一国两制”进行“高度自治”的根本局面仍未改变,港府在对内运作上的独立自主是现实存在的。换言之,北京无论在法理上还是现实中都无法在执行层面直接指挥港府的职能部门和机构。话说回来,如果中央政府能做到这一点的话,“一国两制”肯定早就不存在了,这是中央政府和香港都不愿意看到的。可以断定,这次查扣在执行层面,应该是香港海关根据特区自身法律独立执法的行为。

第二、稍微了解香港进出口法规的都知道,香港有一整套全面严格的战略物品进出口管制法律体系,目的是为了“防止香港特区利用为大规模毁灭武器的扩散渠道”。依据香港海关的统计,其在2015年查验16万多件进出口货物,处理179宗调查案件,在62宗个案中检控67人/公司。根据海关公布的资料,2016年以来的数起焦点案件,涉及通过香港向中国大陆出售集成电路等管制物品,其处理结果是物品被罚没兼罚款。换言之,香港海关在执行战略物品进出口管制法律时,对中国大陆都是不假辞色的,让海关听命于中国大陆则根本不可能。

第三、有限披露的信息显示,新加坡这批装甲车在经香港转运时,若干环节确实有违规现象,比如承运公司APL未有按照香港法例申领进出口许可证,这已经形成充分的理由让香港海关启动相关执法程序以查验是否有军火走私行为。简言之,香港海关对装甲车查扣,是正常的执法行为,本不应该引发过多的猜测。

香港一家媒体有鼻子有眼地先指称海关查扣装甲车行为多有可能是受到北京的指令,一日后又称查扣是因为接获中国大陆执法部门的线报后采取行动。且不论后一个说法是真是假,若据此得出中国是以此制造事端给新加坡以“警告”则更加站不住脚。首先,“线报”的说法可以坐实我上面关于大陆与港府关系的观点,即北京实际上是无法直接指挥香港政府职能部门的。但是,如果非要说北京要靠“线报”的方式给新加坡脸色看,则更为荒谬。且不说这是否有伤堂堂大国的体面,仅以做事的基本策略而言,也是不合情理的,因为通过“线报”方式,北京并不能确保独立行事的香港海关是否会真的去查扣这批装甲车,从而也无法确保所谓的“警告”行动是否能实现。在事关双边关系的外交问题上,没有哪个政府会如此儿戏,而民间的种种猜测,基本上与设想“皇帝是用金斧子砍柴”是一样。

话说回来,近期中国与新加坡关系确实陷入了一定程度的紧张,中国通过某种方式给新加坡以警告,这并非不可能。但以笔者的观察,不太可能会是通过“指使”或“唆使”香港海关查扣新加坡装甲车这种方式。

(作者为新加坡国立大学法学院副教授,亚洲法律研究中心副主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