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理泰:南中国海对峙:新一轮中美博弈

薛理泰专栏

5月21日,美军一架P-8A“海神”反潜侦察机飞越中国管控的南中国海岛礁上空,期间中国海军八次给予警告,未果。此项行动证实了稍早美国国防部长卡特为挑战中国在南中国海争议岛礁的主权声索而考虑的政策选项之一,即派遣军机穿越中国管控岛礁的行为业已实施;至于派遣军舰进入岛礁12海里范围内海域巡航的选项,尚未付诸实施。

据获准参与这一飞越行为的CNN记者表示,美国国防部实施此次飞越行为,旨在向中国表明“美国不承认中国的领土要求”。稍早,美国濒海战斗舰LCS-3沃思堡号5月11日驶近南威岛,据称是在国际水域航行。中国海军护卫舰054A型盐城舰紧密监视。

在此前后,美国官员宣示,华府将大幅度改变对华整体战略。若干美国著名学者指出,中美关系正在接近临界点,为之感到不安。

5月16日,美国国务卿克里开始对华两天的访问。克里此行固然是为即将举行的中美经济战略对话作准备,也为习近平9月访美之行作关键性的沟通,然而,中方显然低估了他对中国在南中国海争议海域填海造陆活动提出警告的严重性。克里对此项活动表示担忧,呼吁中国采取降低紧张局势的做法。这就是稍后美国军方采取针对性的行为的先声。

克里访华之前先访问了俄罗斯。读者分析一下克里5月12日同普京总统会晤时的议程,即可憬悟美国行将对中国采取行动的先兆了。克里同俄方谈及乌克兰危机、叙利亚问题、伊朗核问题等,却不触及美方对俄罗斯实施制裁的议题。

这就显示华府已经作出判断,就对美国主导的战后国际秩序的挑战而言,中国在南中国海填海造陆之举比俄罗斯介入乌克兰内战更为严重。美国始终把亚太地区列为“主要的战略方向”。乌克兰内战方酣之日,美国尚且紧盯亚太不松手,何况今日。既然判断如此,则两害相权取其轻,因应之道必然是“收缩战线”,对俄罗斯实施制裁就退居其次了。

近年中美两国军方采取了增进彼此信任的重要措施,譬如海空相遇安全行为准则、重大军事行动通报机制等。两国军方已经改善了关系。如今两国军方又突然处于在南中国海紧张对峙的状态。中方诚所不解。中方又指出,越南、菲律宾远比中国更早在南中国海采取填海造陆的行为。为何美国对越、菲等国的挑衅行为却置之不论呢?

须知,在国际争端中,国家利益是动因,公正与否仅是一方所执的理由而已。这次美国针对在南中国海填海造陆的行为采取的反制措施,就是直奔中国而来的。时至今日,以彼况此,究有何益?

在白宫作出决策之后,军方只是执行而已。为何这次美国在南中国海以军事姿态出现,处于与中国紧张对峙的状态?笔者估计,其动因不出四个范畴:

其一,在大战略层面。美国认为中国对美国全球龙头老大的地位构成了威胁,对未来中国的战略定位介入其对中国方略的决策之中。这一层战略盘算可能是这次华府直接对中国施压的因由。

以往美国对华战略的制定仅受制于两国战略目标差异所形成的利益冲突而已;今后则还要受到两国孰居龙头老大的考量的牵制。概言之,“老大、老二”之间的结构性矛盾今后将成为左右美中关系走向的主旋律。所谓树欲静而风不止。

其二,在地缘政治、经济层面。假如中国在南中国海的主权声索占得上风,则九段线无论作为国界线还是传统控制线,假以时日,整个南中国海都成为内海了。未来美国在太平洋和印度洋之间调动军力,可能受到强力阻遏。当前南中国海是最重要的国际海上交通线,东北亚80%以及西方国家40%战略物资的海运要通过南中国海,西方国家视为生命线,岂容他国扼制?

三四十年以来,越南、马来西亚通过与外国合作采油,已经在南中国海结成了一个经济共同体。举凡世界强国,如俄罗斯、美国、欧盟、日本、澳大利亚,甚至印度、韩国、新加坡等,均成为该共同体成员,形成“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局面。在和平时期,这层利害关系体现在经济层面,而在风云骤紧之时,则必然在政治甚至军事层面上有所体现。

其三,在军事战役层面。中国军队强项是陆军和二炮,在远离中国本土1500公里的远洋,同强敌打一场高科技局部战争,陆军和二炮无用武之地,而用得上的海空军恰是弱项。这样无异以己方的弱项挑战强敌的强项,那么南沙岂不是在兵法上成为中国海空军的绝地吗?

战国时,孙膑在齐国大臣田忌家做门客,就赛马赌博之事对田忌献策说:“今以君之下驷与彼上驷,取君上驷与彼中驷,取君中驷与彼下驷”,期许三战两胜。如果中国海空军在南中国海同强敌打一场高科技局部战争,将出现“以君之下驷与彼上驷”的窘境。

区别在于,仅此一场赌局而已。海战结局不是全胜,就是惨败。战后只有一支舰队能回到母港,另一支舰队必然葬身海底。美国在此海空域作出军事挑战,中国在因应对策上选项相当有限。基此,华府有恃无恐。

其四,过去华府认为,中国经济快速发展以后,民众生活水平急剧提高,与境外接触日益频繁,必然与国际主流社会的动向逐渐合拍,并促使国内政治改革提上日程。后来发现这项评估有误,近年中国在综合国力大幅度增强以后的表现,与美国列届政府的期许背道而驰,亦即中国在对外政策上日趋强硬,在国内施政上益发收紧,甚至出现走回头路的趋向。当前外交政策掌握在最高领袖手中,政治局其他常委无从置喙,今后中国在外交上的做法概由最高领袖个人的政治信条和战略视野决定,不可预测性加强了。

如今北京决定加大反贪腐的力度,势必要“关门打狗”,然则,在外交政策上的选项必然有限。倘若北京反贪腐竟其全功,国力迸发出来以后,就难以对付了。此乃加大对中国施压的力度的最佳当口。

美国作为世界龙头老大,只要美国从中作梗,其他强国都会退避三舍,而美国盟国却会一拥而上,与美国立场遥相呼应。这是对当代国际情势走向的基本估计,当与美国强大的国际整合能力有关。

综上所述,南中国海骤然战云密布,风云陡紧,美中两国在此对峙,成了新一轮大国战略博弈的焦点,可谓其来有自。鉴此,双方何去何从,必须放在美中战略博弈的大棋盘中斟酌掂量。中国朝野岂能囿于主权、民族尊严等层面,孤立地看待南中国海主权争端呢?

作者是斯坦福大学国际安全和合作中心研究员

就对美国主导的战后国际秩序的挑战而言,中国在南中国海填海造陆之举比俄罗斯介入乌克兰内战更为严重。美国始终把亚太地区列为“主要的战略方向”。乌克兰内战方酣之日,美国尚且紧盯亚太不松手,何况今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