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方质疑一小步 公民权利一大步

笔者4月18日的微信朋友圈,被湖北省作协主席方方当天凌晨00:40在新浪微博上的“檄文”《我的质疑书》刷屏。度娘此事,华西都市报、楚天都市报、福州晚报、人民网、腾讯网、新浪网、搜狐网等媒体已跟进报道、转载。

这个“女汉子”曾因2014年5月微博公开质疑本省L诗人为获得鲁迅文学奖“跑奖”被起诉,官司未了。本着“扛一个事儿是扛,扛两个也是扛”的心态,此次又以“湖北省作协主席、省文学创作系列高评委会主任”的身份,公开质疑本省2007年获得鲁迅文学诗歌奖的T诗人晋升正高二级职称的正当性,公开质疑“湖北省作协党组在评定职称过程中涉嫌违规操作”,公开质疑湖北省人社厅及翟天山厅长批准T诗人晋升正高二级“理由何在?是否有交易行为?是否有人暗中操作”。

我国《宪法》第四十一条第一款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的违法失职行为,有向有关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告或者检举的权利,但是不得捏造或者歪曲事实进行诬告陷害。”笔者据此支持方方理直气壮地行使宪法赋予每一个公民的政治权利,假如“捏造或者歪曲事实进行诬告陷害”,方方依法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民事责任。

T诗人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应,方方的质疑“是一个疯子所为,她这样诽谤我,我会去法院告他。“我国《宪法》第三十八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格尊严不受侵犯。禁止用任何方法对公民进行侮辱、诽谤和诬告陷害。”笔者据此支持T诗人维护自己的公民权利,起诉方方,双方各自提交人证、物证。黑的白不了,白的黑不了。

T诗人又对媒体称,“全都是诽谤。我已经全部举报给省纪委了。省纪委有结论,不是我来说话。”湖北省纪委在方方公开质疑之前如果已“有结论”,不妨公布;如果无结论,法律、纪律面前一律平等,不妨以事实为依据,以法纪为准绳,进行公正调查后作出结论,并清晰、及时、完整地公布调查结果。组织调查、司法调查不矛盾,可同步进行。

反腐败“无禁区、全覆盖、零容忍”。无数事实反复证明,“老虎”、“苍蝇”政界有、国企有、高校有。假如文坛真有“黑幕”,那也简单,公众、媒体和社会各界不仅齐心协力掀开它,还要让阳光这个最好的防腐剂照耀它。

也许是周末,也许不是紧急突发事件,至本文发布时,尚未看到湖北省纪委、湖北省人社厅对方方“十点质疑”的公开回应。期待工作日后相关部门能迅速调查、及时回应,还原事实真相,还原当事人清白。方方公开质疑中提及的“行贿210万元”、收到“恐吓威胁短信”等,岂是儿戏?!这也是依法行政、依宪行政。宪法第四十一条第二款规定,“对于公民的申诉、控告或者检举,有关国家机关必须查清事实,负责处理。任何人不得压制和打击报复。”

公正的调查结果未公布前,孰是孰非,尚难下定论。但方方作为体制内的省作协主席,以公开信的方式,质疑本省作协党组、省人社厅及厅长,勇气可嘉。方方置身于这个名利场、是非窝,耳濡目染甚多,原想息事宁人,如今忍无可忍了。迟到的质疑,总好过不质疑;迟到的公正,总好过无公正。

在体制内呆久了,有一套所谓的“潜规则”约束,其中之一就是对权力的臣服,似乎权力的大小与掌权者的人品、能力必然正相关。殊不知有些掌权者的人性早已被权力异化,自己奴颜婢膝奉承讨好上级惯了,也希望和习惯下级一个比一个顺服、听话。

方方的行动,打破了形式上的“团结”、表面上的“和气”,虽是公开质疑一小步,却是公民权利一大步。随着公民权利的觉醒,类似的“异类”、类似的行动将日益普及,既不稀奇,也不麻木。

这个高级职称评定争议的案例,事实不难厘清。笔者更困惑的是,作家、诗人非得要职称衡量自己的价值和贡献吗?非得要政府部门给指标、审批职称吗?衍生的问题在其他领域也有。和尚、尼姑非得要有行政级别吗?清华、北大的校长非得要在名字后面加个括号“副部级”吗?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院士非得要用所谓的“副部级待遇”来认可尊重吗?难道我国社会等级森严的“官本位”恶习一直无边无际、没完没了吗?

十八大以来,国务院狠抓行政审批改革,不断规范、简化、下放行政审批事项。行政审批越多,权力寻租空间越大,社会活力越少。冲破思想观念的束缚,突破利益固化的藩篱,这是大势所趋,人心所向。改革是最大的红利,也是前进的动力,但如今改革剩下的都是硬骨头,由此更考验政府部门有无自我革命的信念和壮士断腕的勇气。

在文学、文化领域,作家和诗人最有力的表达方式、最能体现自己价值和才华的,无疑是作品,而且是受人民欢迎的作品,经得起时间和良知检验的作品。如果作家、诗人非要保留职称评定,非要分什么二级、四级,不妨让业界自己制定游戏规则,让人品、才华深孚众望的专家组成委员会评定,政府部门负责备案、监管即可。自觉用政府权力的“减法”,换取社会活力的“乘法”。

政府部门如保留职称审批或者其他行政审批,就必须建立权力清单制度,必须有所为、有所不为,必须不断提高透明度、增强监管力。政府什么都想管,什么都审批,未必管得好、审得准。尤其外行领导内行,以其昏昏,使人昭昭,自己心虚,别人也难服气,还损害了政府公信力和执行力。念念不忘“千秋万载,一统江湖”的任我行,下场如何可以翻翻金大侠的《笑傲江湖》。

权力归官员,金钱归商人,利润归企业,作品归作家,维纪归纪委,护法归法院,公道归人心。我们还是大致划分一下公共领域、私人领域的边界和权、责、利,各司其职,协同治理。社会多元,主体多元,选择多元,才有活力,才有创新。“自由、平等、公正、法治”既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更是人类文明的普世价值。

叶胜舟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