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汉钧:向好但不乏风险的新马关系

国际漫游

新马双边关系随着新隆高铁项目定案再上一层楼。新马部长7月在吉隆坡签署新隆高铁合作备忘录,年底将签署兴建高铁的合作协议。这个定案让常年往返新加坡和吉隆坡的两国人民雀跃。

然而,在满心欢喜迎接新隆高铁时代到来之余,也必须留意新马双边关系的潜在风险,尤其是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丑闻,以及新加坡与柔佛的关系。

1MDB丑闻一直纠缠着马来西亚首相纳吉,他一度为此事焦头烂额。有外交官和政治观察家认为,纳吉的首相生涯已经终结,但随着国阵在砂拉越州选举和之后的两场补选大胜,1MDB丑闻在马来西亚国内有淡化的趋势。

1MDB丑闻却又在之后成为国际社会的焦点。美国司法部7月重话指控马来西亚官员和企业高管,经营一个全球性的骗局,从1MDB挪用超过35亿美元,通过纽约、瑞士、卢森堡和新加坡的银行将这些钱洗白。美国司法部还入禀联邦法院,申请扣押1MDB超过35亿美元的资产,让此案成为美国史上最大规模的资产扣押行动之一。

美国司法部指涉案者包括代号“马来西亚一号官员”(Malaysian Official One)的政府高官,影射纳吉涉案;但纳吉否认他就是“马来西亚一号官员”。

对1MDB丑闻调查一年多的新加坡金融管理局也在7月披露,三家国际知名银行——星展集团、渣打银行和瑞士银行均涉及1MDB丑闻,当局查封了2.4亿新元的涉案资产。金管局早在5月已剑指同样涉及1MDB丑闻的瑞意银行,撤销其商业银行执照。

新加坡作为国际金融中心,1MDB通过新加坡金融体系转移资金并不稀奇。新加坡对1MDB丑闻的处理方式,可能冲击新马之间欣欣向荣的双边关系,但若放任不管或只眼开只眼闭,却将破坏新加坡作为国际金融枢纽的声誉。

美国有媒体呼吁总统奥巴马疏远纳吉;新加坡与马来西亚关系密切,总理李显龙和纳吉还是世交,疏远不太可能是选项,但新加坡向来都密切关注和审慎评估两国政经重要事件,包括1MDB丑闻对两国关系的冲击。

除了吉隆坡,新加坡与柔佛的关系近年似乎也出现微妙的变化。

不久前巫统内斗闹得不可开交时,柔佛王室多次提到脱离马来西亚联邦独立,或与新加坡另组联邦。柔佛王室建议柔佛与新加坡另组联邦,也许是想借用新加坡,对吉隆坡一些政客根深蒂固的腐败和种族主义表示不满。

许多政治领袖在面对国内纷乱时,喜欢通过舆论把国内注意力转向国外,制造假想的共同敌人。不论柔佛王室提这样的说法有什么用意,新加坡肯定不想被卷入这场邻国的内部博弈。

新加坡与柔佛的关系还存在另一个潜在风险——柔佛海峡的填海工程。中国发展商碧桂园在新山的填海工程,马来西亚上市公司宏洋控股在伊斯干达特区丹绒古邦的填海工程,已经很接近柔佛海峡的新马领海界线。新加坡和吉隆坡都很关注此事。

熟悉内情的外交界人士和政治观察家说,这些填海工程由柔佛苏丹亲自拍板,联邦政府难以过问,新加坡也只能密切关注。

新加坡与马来西亚当前的关系,可说是处于10多年来的最好时期,但不能不谨慎看待当中这些潜在风险。

(作者是本报记者 nghk@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