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其米:廉价车字劳工的心声

我是几岁开始投稿的呢,第一篇见报的文章写些什么呢,是在哪一家报纸刊出的呢,通通不记得了。从来没有剪报保存的习惯,大概潜意识里不太看重自己写过的东西,所以第一次收到台湾《自由时报》副刊寄来的剪报时,感觉就是受宠若惊。我跟文字混了那么久,从摇笔杆的时代一路混到滑手机的时代,从来没有一个编辑寄过什么剪报给我,人家百忙之中还要抽空把我小作的PDF版电邮给我,已经算是很给脸我了。后来我也收到《联合报》副刊寄来的剪报,暗忖这可能是台湾报纸的一贯作风,但我还是觉得感动。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