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慕媛:在你“见board”加年薪“20千”之后

当我们习惯了中国朋友说的“出生在广州”、“工作在上海”、“成长在北京”、“结婚在漠河”的颠倒句式,还需要强求语文的正统,或翻译的信达雅吗?

关于翻译,至今下过最重话的学者,非纪伯·海特(Gilbert Highet)莫属。他认为,把书写坏只是犯错,而把好书译坏却是犯罪(A badly written book is only a blunder.A bad translation of a good book is a crime.)。纪伯这番对“恶译”的判刑,也是翻译家思果在《翻译新究》中鲜明的引文。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