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军:巴黎是恐袭案的“池鱼”

热点话题

当地时间13日晚上,巴黎遭遇大规模恐怖袭击,导致约200人死亡,“伊斯兰国”(IS)宣布对此负责。寒冬时节的巴黎,再次蒙上了浓厚的血色,但巴黎只是恐怖袭击中的“池鱼”之一。

年初,笔者曾在“血色巴黎:欧美之殇”(2015年1月10日《联合早报·言论》)一文中断言:“《沙尔利周刊》事件,只是开启法国血色模式的警钟。”何出此言?自从大革命时代开启“恐怖模式”以来,法国人对恐怖主义并不陌生。自1960年代中东恐怖主义势力兴起以来,法国的反恐立场是实用主义色彩极为浓厚的。法国支持并参加了2001年的阿富汗战争,但2003年美英联手发动伊拉克战争时,同为欧美大国的法国却旗帜鲜明地持反对态度。原因何在?远离欧洲的阿富汗难民,难以进入和影响到法国,而伊拉克人横渡地中海即可抵达法国。

幸运的是,美国远离恐怖势力泛滥的阿拉伯-伊斯兰世界,美国更有严格的安保体系和严苛的移民和难民政策作为“防火墙”。不幸的是,西方世界的领头羊美国并不是一个负责任的大国。它草率发动并仓促地结束了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导致了“越反越恐”的乱局出现。到2011年,美国又利用“阿拉伯之春”的浪潮,假反对派和伊斯兰国之手,制造了漫长和血腥的叙利亚内战,以及作为内战衍生物的庞大难民群体。到今年年中,数十万叙利亚难民涌入欧洲(主要是前往法德两国),而其中藏匿有相当数量的恐怖分子。

极具讽刺意味的是,此次恐袭事件之前三年整,即2012年11月13日,法国总统奥朗德公开宣布承认叙利亚反对派联盟,使法国成为第一个承认该势力的西方国家。据悉,此次袭击中有多名恐怖分子来自于叙利亚,而与叙利亚反对派伴生的伊斯兰国已经宣布对此次袭击负责。沦为恐袭事件“池鱼”的法国人,如今该问问奥朗德先生当初为何做出那样的决定了。

难民是“池鱼”

最新数据显示,叙利亚内战爆发至今,已经产生了约450万个难民。这也是战后世界单一冲突导致的最大难民危机。这些主要滞留在叙利亚周边国家的难民,目光紧盯地中海对岸的欧洲国家,尤其是较为富庶和宽容的德国、法国等国。来自欧盟的数据显示,仅在今年8月这一个月之内,就有15万名以上的难民进入欧盟,德国今年以来更是已接纳近50万难民,而在欧盟的“难民配额清单”中,法国的配额高居第二。俄罗斯出兵叙利亚后,伊斯兰国开始化整为零,并及时加大了渗透欧美大国和周边国家的步伐,难民潮仍在延续。

需要指出的是,进入欧洲的难民并非都是叙利亚人。同病相怜的还有厄立特里亚人(Eritrean)、科索沃人、阿富汗人和伊拉克人等。这些人的共同之处是,他们大多信奉伊斯兰教并深受战争和恐怖主义之害,他们大多身处欧洲社会底层,徘徊于文明世界边缘。

欧盟有4500多万穆斯林,其中近四分之一分布在德国和法国。“伊斯兰化”已经在欧盟国家引发了强烈的担忧,不断的移民和反移民浪潮即是生动的佐证。在法国,大约有500万非世居穆斯林(主要是难民和移民),占了法国总人口的8%至10%,这个比率也是欧盟诸国中最高的。法国穆斯林历史上主要来自北非的阿尔及利亚、摩洛哥和突尼斯,如今则来自叙利亚、伊拉克和阿富汗等国。

巴黎恐袭事件发生后,奥朗德总统发表讲话并宣布两项决定,一是全国进入紧急状态,二是关闭边境,“确保没有一个犯过罪的人进入法国”。亡羊而补牢,未为晚也,于法国反恐来说确是如此,但对于难民来说则无异于晴空霹雳。考虑到欧洲紧邻恐怖势力泛滥的伊斯兰世界的地理现实,加上已有数量可观的暴恐分子渗入,此次巴黎恐袭事件绝不会是最后一例。

欧洲即将进入一个反恐新时代。我们可以有把握地预言,叙利亚难民所在之处尤其是欧洲诸国,必将大幅度提升安保级别,严格管控边境,在防范恐怖分子入境的同时,顺手拒多数难民于国门之外。

土耳其当“池鱼”不委屈

在庞大的叙利亚难民群中,大约半数即约200万难民停留在土耳其,其余难民主要分散在黎巴嫩(约110万)、约旦(约63万)、埃及等国。周边国家并非叙利亚难民的目的地,地中海对岸的欧洲诸国尤其是较为富庶和宽容的西欧国家才是他们的理想家园。无论是出于经济考虑,还是出于安全顾虑,土耳其积极“祸水西引”,将大批叙利亚难民引入欧洲。今年以来,通过土耳其前往希腊一国的难民就有近30万人之多。

大批穆斯林难民经由土耳其进入欧盟,不仅给欧盟背上了沉重的经济和安全包袱,也为土耳其加入欧盟蒙上了阴影。可以预见,自奥斯曼帝国中晚期以来即已积极谋求脱亚入欧,地缘政治地位和价值已经不复当初,伊斯兰政治势力已经成为主流并拥有庞大穆斯林人口的土耳其,其入盟之路将更为坎坷。

可是,土耳其这条“池鱼”并不委屈。自从苏联解体,中亚诸“斯坦”独立以来,土耳其重新做起了“突厥帝国”的美梦,大力扶持各色突厥主义势力,其中即包括中国的“东突”等伊斯兰极端主义势力。2014年7月1日,早已沦为“东突”大本营的土耳其,竟将被泰国截留的173名维吾尔偷渡者专机运送入境,并声称“永远欢迎”此类危险人物。此次恐袭事件之后,中法、中欧在反恐领域无疑将有更多的共同语言。如果说10月10日安卡拉发生的大规模连环恐袭事件尚未惊醒土耳其,那么,正在主办G20峰会的土耳其,这回也该觉醒了。

难民问题如何解决?恐怖袭击如何制止?无论是御敌于国门之外的难民政策,还是以暴止暴的反恐政策,都已经被巴黎巴塔克兰剧院成河的血流所否定。还世界以正义与和平,才是正本清源之路。

作者是云南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副研究员

主要研究外交、安全和战略问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巴黎恐袭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