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鹏飞:亲生的掘墓人

西方自17世纪以来逐渐形成的崇尚自由和平等的传统,经殖民主义扩散全球而取得“普世价值”地位后,已经走向了要否定包括性别差异在内的极端平等主义歧路,并似乎也因此而一手创造了自己的掘墓人。

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说,被资产阶级剥削的无产阶级,也是资本主义自己一手所创造的掘墓人。这个断言,被冷战的结果所否定。九一一以后,资本主义发源地的西方世界,再次发现了意识形态上的新对手——伊斯兰极端主义采取在欧美大城市滥杀无辜的恐怖袭击手段,誓言要埋葬堕落的西方资本主义社会,确立了自己作为西方不共戴天敌人的新地位。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