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俊刚:“真实”原来造假

吴俊刚专栏

“真实新加坡”网站(The Real Singapore)女主编高木爱(Takagi,23岁)承认七项抵触煽动法令的控罪,日前被判坐牢10个月。她的丈夫面对相似控罪,但否认有罪,案件还在审讯中。

高木爱是日本裔澳大利亚公民,丈夫则是新加坡公民。高木爱主编的这个时事评论网站,在名称上打出“真实”的堂皇旗帜,加上新加坡的招牌,应该说颇有心思和机谋。“真实新加坡”,就像江湖佬卖膏药说的“童叟无欺”,既有明显的隐喻,也很吸引眼球。

因此,这个网站在面市后不久,就取得上百万的阅览量。单就这一点说,创办者的生意头脑是挺灵光的。如果没有上法庭,人们也许还不知道,这个网站在短短几个月里,竟然就获得近50万元的广告收入,让经营者可以买上一个35万元的澳洲公寓单位。要找到另一个赚钱如此神速的生意,看来还真不容易。

这么有生意头脑的年轻人,如果正正当当创业,也许有一天真能发迹,可惜利令智昏,走上了歪路,在网站上刊登煽动文章,还篡改读者投稿,捏造消息,意图挑起本地外国人和新加坡人的仇恨情绪。比如,网站所刊登的一篇文章,说的是去年2月3日发生的大宝森节闹事事件,内容就经过网站编辑篡改,捏造了某菲律宾家庭向警方投诉游行队伍噪音扰人的情节。

法庭里所披露的案情,真叫人看了有点不寒而栗。网络是如此的有影响力,又是如此的有破坏力。只需要那么三几个人,就可以通过网站把一个国家的许多人搞得晕头转向,真假莫辨,甚至还盲目追捧点赞。

假定高木爱的所作所为没有被揭发的话,相信许多阅读“真实新加坡”网站文章的人,都会把该网站所散播的所有信息当成是真实的,毕竟它名为“真实”。而由此滚起来的煽动种族情绪的雪球,最终会滚成什么庞然怪物,确实难以逆料。幸好,这颗雪球被及时制止了,没有造成太大的伤害。

“真实新加坡”案,或许能让一些迷信网络的人有所醒悟。绝不能轻易被一个美丽诱人的名称所误导和蒙骗。“真实新加坡”说明,“真实”之名其实可以只是一块虚假的面具,而在“新加坡”的背后操作的,则很可能是一只巧妙隐蔽、借刀杀人的非新加坡之手。如果我们太迟从蒙蔽中警醒,很可能就要付出惨重的代价。一个由三几个人操作的网站,很可能被想象成是代表一大群人,或是真的有人义薄云天在仗义执言,“捍卫言论自由”,讲主流媒体所不敢讲的话,揭露主流媒体所掩盖的各种事实。

控方指高木爱的案件,是本地法庭审理过的最严重的煽动案,实非虚言。“真实新加坡”出现在2011年大选之后,那是反外情绪异常高涨,以及人们对一些时政课题关注度特高的时刻。网站的创办人趁机行事,浑水摸鱼,很快就尝到了甜头,但也因此铤而走险,不惜弄虚作假,置煽动种族情绪所可能产生的可怕后果于不顾。如果警方无法及时侦破此案,个中真相就很难公诸于世,很多人也许还会继续被蒙在鼓里。

高木爱案给网络读者的另一个启示是,网络是一个充满陷阱和虚假消息的世界,在新加坡,不管怎么说,若论消息的可信度,尤其是关乎严肃的社会、政治和经济课题的信息,最好还是相信主流媒体,何况各主流报章现在都已有了网络版,为读者提供即时的新闻;要不然就是直接向各有关政府部门的官方网站查核。随随便便相信网络或人们通过手机迅速传开的消息是危险的。

网络的最大问题之一,正如高木爱案所揭露的,它是个匿名的世界,许许多多居心叵测的人,可以躲在这一层掩护背后干坏事,既可逃过法网,也不必对任何的后果负责。即使只是一个人,也可能对集体造成极大的伤害。麻烦的是,要追缉网络背后的黑手并不容易,往往要耗费极大的公共资源。

主流媒体的运作和网络是大不相同的。笔者在主流报章工作过数十年,深知它们有极其严格的编辑方针。主流报章的第一信条是查核新闻消息来源,务必查证再查证,确保消息的真实性。这样的编辑方针在网络世界是没有的。“真实新加坡”暴露的正是这个一般读者所忽略的要害。

话虽如此,网络已经成为一般人生活一部分的事实是难以改变的。网络改变了我们的生活形式,也改变了我们的政治。各种名称堂皇的时政网站的出现,一方面固然让许多人有了前所未有的言论空间,但也使舆论与意见市场变得更加嘈杂和混乱。在商品市场中,假货往往可以乱真,言论市场的情况何尝不是如此。

(作者是前新闻工作者、前国会议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