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俊刚:应果断遏止大学歪风

大学迎新搞各种莫名其妙的“拖尸”(Toss)活动,早已引起诸多非议,但奇怪的是至今流毒不断。今年国大的迎新丑闻,只是这个延续多年的拖尸文化的又一个风波。

据报道,迎新活动已进行了两个月,国大当局和学生会似乎并没有觉察一些活动已出了问题,直到报章报道揭发。如今,事情闹大了,校方似乎才猛然醒觉,因而突然宣布即时取消其余由学生主办的迎新活动,包括新生迎新营、学生宿舍主办的迎新活动等,直到另行通知为止。而学生会则迟至7月31日傍晚才发表道歉声明。

“拖尸”是个音译词,原来的意思就是扔人,把人扔到地上或扔进水里。这是源自美国的一种大学迎新整人文化,我们的部分大学生,不只有样学样,还进一步添加恶搞项目。国大负责今年迎新营活动的一些学生,搞出各种模拟性事的猥亵活动,可谓无聊低俗至极。在网上疯传的视频,看了实在叫人作呕。

这样的事引起众怒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大学是高等学府,大学生则是社会精英,照理应是品学兼优的一群。那些胡搞的学生,他们的道德价值到哪里去了?这种与迎新的意义全然无关的事情,其实并非第一次发生,而是年年重复,甚至被视为一个“传统”。报上因此有人质疑,这是不是得到默许或纵容?因为,过去虽有人提出申诉和批评,却未闻校方有什么后续纪律行动。

我们注意到,今年国大的迎新丑事是在报章上曝光后,校方才紧急救火。有关报道也引起主管大专教育的教育部代部长王乙康的关注,并在面簿上发表批评意见。校方随即喊停剩余活动。然而,伤害已经造成,接下来,人们就等着瞧,国大会如何处置违规的学生。

据英文《新报》7月26日的报道,类似的事情过去十年来不断重复发生,大学当局每次也都重复类似的声明,表示会严肃对待,但事后就如水过鸭背,了无痕迹。校方到底如何处理?似乎也从来没有公开交代过。记者其实向校方提出了一个很到位的问题:过去十年来,尽管有诸多投诉,为什么国大当局却始终无法解决这个问题呢?但国大发言人给不出答案,顾左右而言他,只说校方正在查究。

在新闻见报后,国大发表声明称,国大学生事务处每年会在迎新期前,与策划迎新活动的学生领袖开会,提醒他们关于迎新营的规则,包括被禁止的活动。此外,所有迎新活动须事先由学生事务处和其他相关人士,例如副院长和宿舍负责人批准。学生事务处已在年初与学院院长和宿舍负责人合作,确保所有计划的迎新活动都在可接受范围内。校方指出尽管已尽力,却仍有不妥当的迎新活动出现。“对此,我们感到很失望。”

对公众来说,不只对这样的大学生失望,对大学也很失望。一再发生这种丢人现眼的事,大学当局实有必要进行检讨,为什么主办迎新活动的学生,敢于置校方的明文规定于不顾,肆意恶搞?校方的规定是不是形同虚设?而事情发生了,校方为何却毫不知情?

国大发言人对媒体说,国大已接到相关报案,正进行彻查,将对违例者采取严厉的纪律行动。什么是严厉的纪律行动?违例者会受到怎样的惩处?

同样令人感到疑惑的是学生会的声明。声明也透露,今年迎新活动筹委会呈交的活动企划书,都经大学的严格审核,传出丑闻的迎新活动并不在筹委会的计划内。在报章报道后,学生会也立即召开紧急会议,和大学职员商讨对策及协助调查。这即是说,在报章揭发之前,学生会也不知情。这不等于说,迎新活动是在失控的情况下进行的吗!

丑闻现在暂告一段落,但国大和学生会接下来将会怎么做,以确保类似恶搞事件未来不再重演,这是社会关切的问题。希望国大这回能透明处理,清楚向社会交代查办结果。与此同时,我们的大学也应采取果断措施,遏制歪风的继续蔓延,别再让少数害群之马玷污大学和大学生的良好名声。

大学迎新活动演变成恶搞活动,是我们的部分大学生盲目效仿外国“拖尸“文化的结果。恶搞活动其实不仅限于国大,也包括南洋理工大学。该大学的迎新营活动也不止一次传出恶搞丑闻。去年,大学学生会为确保学生安全,宣布取消该年的学生会迎新营。

大学生借迎新活动上演恶搞丑剧,一方面反映校方监管不力,另一方面也折射出今天的有些大学生,志趣低俗,胸无大志。这是更令人忧心的事,毕竟他们是我们的教育系统培养出来的菁英,将来进入社会,怎能挑起各种领导重任?连基本的修身功夫都做不好,又怎谈得上回馈社会,遑论齐家治国。希望他们只是一小撮,不具代表性。

老华校生即使没机会读大学,也懂得“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的道理。当年每个中学生都读过《礼记·大学》篇,“自天子以至于庶人,一是皆以修身为本。其本乱而末治者否矣。”现在的大学生对此也许是陌生的。但身为大学生,至少应该有基本的道德价值观,有取诸社会用诸社会的责任感,以及为国为民的抱负。即便没有大抱负,至少也该做到“自强不息,力求上进(这是旧南大的校训)”。

作者是前新闻工作者、前国会议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