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孟达:感觉厦门

漫步

厦门,是许多新加坡人有感觉的地方,尤其是年长一代。新加坡的华族人口中,有四成的祖上是来自闽南和闽东一带,福建话在几十年前,还曾是本地不同方言籍贯之间的沟通语言。

也一直有人说,厦门很像新加坡。

两年前我初到厦门,只是“惊鸿一瞥”,匆匆两夜,忙着吃饭应酬,没有太多时间去“感觉”厦门,甚至连其著名的步行街中山路也没有机会去走走。那时也不觉得厦门像新加坡,反正现代化城市,长得都差不多一样。

9月23日,台风扫过闽南一带,我在两天后到了厦门,坐车直奔南安,四天后从泉州回厦门逗留几天,闽南一带转了一小圈,才有时间好好看看厦门和周围的小城镇。一路上看到的是风灾后到处树木倒塌的情景,沿路所见穿着背心制服的救灾人员中不乏青年男女,不少看来还是中学生。“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标语布条,还没有沦为口号,令人印象深刻。

接待我的其中一位厦门朋友因为工厂停电,只好给工人放“风灾假”。虽然交货时间受影响,朋友也坦然以对。

对于每年都要面对一两场自然灾害的人们来说,心理上也自然有一定的承受力度,不怨天不尤人,问题来时就看着办。而一年到头平平安安的新加坡人,承受灾难的心理素质还有待考验。

朋友提醒我,现在是树倒了,不然就可以看到厦门“跟新加坡一样”到处是树木的绿化城市。其实,灾后的情景仍可以想象得到平时的厦门风采。厦门的绿化和城市化也许曾经吸取新加坡的经验,但它有它的人文景观和城市特色,一相比较,反而让人觉得新加坡的城市风情中还欠缺某种X因素。

厦门有一条路入夜分外耀眼,朋友称为“咖啡一条街”的员筜路上,一列由豪华别墅改成的两层楼咖啡馆子,以各具特色的装饰和绮丽灯光,像抛着媚眼的美女,向路过的人发出诱惑。这里喝咖啡,配以西式糕点,不失为消磨一两个小时的好去处。但消费并不便宜,最便宜的一杯咖啡也要35元人民币(约等于新币7元)。还没想到在新加坡有什么地方可以相比。

朋友拥有一部宝马牌豪华车,他说,买了宝马车之后,车主就能享受“终身”免费洗车的好处。他特地带我去位于海沧区的宝马汽车服务中心,见识一下中国式的豪华洗车服务。他把车钥匙交给接待员之后,我们就到宽敞雅致的大厅内,坐在舒服的沙发上,点一杯免费咖啡和冷饮。大厅内还有一张台球桌和几张电动按摩椅,整个环境就让人感觉到有一种氛围叫做气派。客户到服务中心是去享受一段轻松时光,洗的不是车,洗的是疲惫的身心。

厦门,就是那么一个新旧并存的趣味盎然的城市,当它走在时代前端时让人吃惊,守旧处也会让人发出会心微笑。朋友应邀去出席一个“乔迁之喜”的宴会,把我带上。乔迁也办宴会,在新加坡还没遇到过,朋友说这在厦门很平常。由于乡下人做生意发了财,在市区里置了豪宅,就要乡亲们沾点喜气,办一场宴会,用一部大巴把村里的厝头厝尾和厝边都载来大吃一餐,很合乎人情,不让人觉得主人是在“好练“(显阔)。

宴会结束时,看到两位女宾客手上各抓着几个塑料袋,一桌一桌去收集桌上的残羹,旁人也都司空见惯般没人去注意,只有我看了好奇,问朋友才知道她们收集回去后,用一大锅烫热,又成了另一种五味杂陈的“菜尾”美食。从旧时代走过来的新加坡人,对所谓的“吃菜尾”不会陌生,但这应该是半个世纪前的事了。原来我们的祖上,移民南来时也把乡下的习俗带了过来。年轻一代新加坡人缺乏这一段古早记忆,听了恐怕会被吓着。

在三位朋友的陪同下,我们驾车去漳州看了几处联合国认定的“人类文明遗产”:田螺砍、绳武楼的土楼,经历了一段穿梭时光隧道之旅。一路上经过几个城镇,感受了浓浓乡土气息。在漳州南靖县南堤咖啡庄园里,一面喝咖啡一面赏美景,远近是满山的咖啡园,惊讶于福建原来不只是产茶而已。

李显龙前天在东京于日本经济新闻的论坛上发表演讲中说,中国崛起了,周遭的国家都得跟着调整以适应新的区域格局。是的,我们印象中所熟悉的中国,其实一直存在让人惊讶的事物,厦门只是一个重新认识中国的切入点而已。

作者是本报特约评论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