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蕾:梦醒时分

五湖四海

美国总统的竞选演讲刚刚结束,市场即刻在看好希拉莉将胜出的氛围中开始上扬。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市场的起落已经沦为猜测硬币正反的游戏,盲目的被各种消息捆绑着,不知何去何从。

无论谁当总统或者即将升息还是维持原状,量化宽松(QE)政策已经明显的进入了力不从心的老态龙钟。在宽松初期,充裕的市场资金缓和着经济下滑的风险,但随着时光渐逝,再多的钱也已经不能协助生产力的提高和企业核心盈利的增长。

如果预期经济低迷,市场需求不振,企业界就会选择保留现金,或者是将资金投入节节上升的资产市场,通过金融投资的收益来弥补实业收益的不足。这加剧了整体经济进入流动性的陷阱,导致货币宽松政策对经济带动的作用不断减弱,让我们进入到一个资产价值高、风险高但收益率却极低的时代。

在这样的前提下,大家就不难理解,为何80%以上动用公积金去投资的民众会铩羽而归。低买高卖,其实并不是一个需要高智商的行为。问题的关键是,被资金泛滥所推动的市场,价格已出现了严重偏差。到底什么是便宜什么是贵?是用绝对值还是相对值来评估?

不要说普通民众,就是著名商学院毕业的金融专业人士,恐怕也未必有火眼金睛。除少数高手之外,绝大多数人的投资行为,仍然是行情好时怕搭不上车,市场转熊时又拼命斩仓。

在一个失衡的宏观系统中,拨开迷雾去发掘投资目标真正的价值,才是核心所在,但这需要付出大量的心血和具备独到的眼光,是可遇不可求的才能。如今的金融市场,大量的资金占据着绝大多数的优质资产,即使专业的投资人,也只能借助杠杆来协助客户提高微薄的收益率。美联储一再推迟加息,基本上是在协助市场支撑着资产的价格,避免泡沫在不恰当的时候破裂而导致血流成河,引起系统性的震荡。

任何一个金融政策,都难以回避“概率“和“时机”所带来的成败。这两个因素的存在和反复,有时会让好的政策带来坏的结果,而坏的政策却意想不到的带来好的结局。既然我们无法走出这个谜圈,也就只能保持“走到这里,心甘情愿;走到那里,随遇而安”的心态。泡沫的破裂,只是迟早的事情。

在某一个梦醒时分,我们终将重新回到真实的资本定价世界。

资产高通胀和低廉的利息,让有资产和有条件借贷的群体受益了,却让以现金为收入的工薪基层的存款,在低利率环境下持续贬值,并让更为弱势的群体进一步走向贫穷的深渊。金融和实体经济关系的失衡,最终将由社会的贫富差距失衡来买单。

富裕的资产阶层尽可抓紧机会,在这一轮的浪潮中套利保值,但千万不要以为普通阶层的利益受损与自己无关。如果金字塔结构的社会重新洗牌,在最底层去掉之后,中产将沦为中下,富裕将成为小康;而年轻人和下一代将会因为对未来生活失去憧憬和希望,而成为激进和反社会的一群。这些迹象在我们周边举目皆是。

在1930年的经济大萧条时代,当年的超级富豪摩根就曾表示,如果放弃一半的财富,能够让局势稳定下来,他宁愿只留一半的财富——有钱阶层要长久守护自己的东西,最有效的方式大概就是配合政府打造一个和谐的社会,以维持社会的多元生态平衡。有东西可以失去的人,往往更需要安全感。

(作者是私人银行从业员,本文仅代表个人立场

tanlei@singnet.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