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素琴:亚洲女性新角色

亚洲人文

在亚洲,由于“男主外女主内”传统性别分工观念的影响,平衡家庭与工作的责任,更多地落到了女性的肩上,因此多重角色所带来的压力,对女性而言尤为突出。

我曾与来自美国、香港、中国的学者合作进行调研。过去30年,我们的研究团队开展了多项关于性别角色认知与工作,对亚洲女性家庭生活与精神健康状况影响的研究。我们的研究在亚洲城市化的地区,例如中国、香港、新加坡、台湾等地展开。研究结果显示,越来越多的亚洲女性在不同的人生发展阶段,投入到家庭之外的工作中去。

与西方国家的情况相似,我们发现与亚洲男性相比,亚洲女性的工作状态,更容易受到她们的婚姻状况与家庭生命周期的影响,尤其是孩子与家庭责任的影响。

在经济不景气时,亚洲女性更可能从事兼职工作或是面临失业、半失业。女性在管理、行政、立法与政府高层中都属于少数群体。在女性集中的服务行业,年轻漂亮的女性也比中年已婚妇女更具优势。然而女性在晋升高级职位时所面临的阻碍,常常与她们的家庭责任联系在一起。虽然大多亚洲国家如新加坡,都有相应的法规与政策,来保护孕妇与其他肩负家庭责任的女性的权益,雇主的偏见以及妇女对家庭的责任,依旧形成了阻碍女性晋升的玻璃天花板。

我们的研究团队还发现,亚洲民众仍然对性别角色持有刻板印象,对工作家庭角色态度保守。我们注意到许多亚洲人还是认为,女性应该待在家中,料理家务,相夫教子。随着双薪家庭的兴起,现代人身兼工作与家庭生活的多重角色,既是企业的雇员,也是家庭中的配偶、家长等。在亚洲,由于“男主外女主内”传统性别分工观念的影响,平衡家庭与工作的责任,更多地落到了女性的肩上,因此多重角色所带来的压力,对女性而言尤为突出。例如我们的研究发现,尽管家中雇有保姆,职业女性仍然需要照料一家老小,承担大部分的家务负担。

另一方面,亚洲女性自身也依然遵循传统的性别角色观念,来衡量自己的角色与表现,尽管角色增多,家庭角色仍居核心地位。香港张妙清教授与其合作者基于对美国、中国大陆及香港等地数十名女领导人的专访,合著了《登上巅峰的女性:女性领导力发展与生活平衡》(Women at the top : powerful leaders tell us how to combine work and family)一书。书中指出,亚洲女领导人仍然把家庭与子女放在首位。仅有少数女领导人认为,工作需求与生活需求之间存在冲突。在亚洲,家庭幸福也被视为衡量女性事业成功的一个标准。

在中国,一些资深女领导人会把他人对自己事业与家庭的认可,视为一种足以自豪的成就。与美国文化不同,亚洲文化里个人与家庭角色界限模糊,工作的功能是为家庭长期利益服务的。因此,工作与家庭不是必然冲突的。同时,个人在家庭和工作中的投入和满足感,也受到另外两个因素影响:来自大家庭的支持,以及工作收入对家庭生活的改善。

社会对性别角色的预期,也对女性心理健康起着影响。我们的研究团队在对在职母亲所做的研究中发现,那些保持着传统性别角色观念的在职母亲,比较容易对自己的母亲角色做出负面评价,她们也更容易出现“身心症”症状,即心理影响生理健康。

我们的研究团队及其他研究者都发现,社会角色的数量并不影响个人的心理健康,可是社会角色的质量,却会对心理健康产生影响。

不同社会角色对心理健康的影响不尽相同,与母亲、妻子这些角色相比,职业女性这一角色更可能对心理健康产生积极影响。心理学家巴内特与海德(Barnett & Hyde)的扩张理论认为,职业女性能够通过工作,为家庭带来额外的经济收入,因此她们在寻求配偶支持与雇佣女佣等家庭问题方面,也拥有了更多的话语权。此外,工作还能扩展女性的社交网络,提高她们的自尊心与控制力。然而对于那些工作收入低、工作强度高的女性来说,职业女性这一角色,則会对她们的心理健康产生负面影响。

研究证明,个人的社会角色之间会产生“溢出效应”,即个人的某一社会角色,可能会对他/她的另一角色产生影响,进而起到减轻或是加剧个人的心理健康问题的作用。对在职已婚女性而言,游走于家庭与工作之间,既可能提升也可能损害她们的心理健康,这主要取决于溢出效应的本质与方向。

在对香港在职母亲的研究中,我们的研究发现,社会角色会对心理健康产生积极的溢出效应;与此同时,工作与家庭间的相互影响是不对称的。具体而言,积极的工作经历能够提升职业女性的家庭生活质量,缓解她们的心理压力。相反地,良好的家庭生活并不确保能对职业女性的工作质量起到帮助,提振心理健康。

一项对台湾雇员的研究也显示,工作家庭冲突主要由工作需求所引起,然而家庭工作冲突的起因,既可能是家庭需求也可能是工作需求。在新加坡的研究发现,工作和家庭的失衡与已婚在职女性的心理问题息息相关。在亚洲社会,配偶的支持、灵活的工作环境,对帮助平衡工作与家庭之间的关系,以及提升个体的心理健康至关重要。

上述研究结果,对许多亚洲国家都有社会与政策方面的影响。鉴于性别角色的认知,对女性的工作家庭生活与心理健康影响深远,我们有必要开展公众教育,推广平等与灵活的性别角色观念,以促进灵活的家庭分工与责任。推行各种亲家庭的政策,比如灵活工作机制、职场平权、职务分担、提供托儿援助、在家办公及缩短工作时长等,也有助于工作与家庭的平衡。各类商业公司及相关服务机构可以携手合作,提供托儿及转介服务,以满足员工的工作与家庭的挑战。

(作者是新加坡国立大学心理系教授,家庭与人口研究中心副主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