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伟曼:从永久夜市说起

黑白之间

总觉得有时候从我们解决问题的方式,多少可以看出一点“国民性格”。

设立永久夜市的建议就是其中例子。

最近全国夜市商贩商联会透过媒体向政府发出呼吁,希望他们想出的方案能获政府支持,以保住本土夜市文化。由于几个月前在开斋节期间,曾到过芽笼士乃夜市访问年轻摊主,针对一批创意新手进驻夜市探温,写了一篇专题报道,商贩此次抱怨租金和人力短缺问题,给夜市持续经营所带来的压力,我听来也不陌生,毕竟这是之前采访老摊贩时所收集到的反馈之一。

不过,对于商联会在商贩“挺不住”又“做不下去”之时,直觉式地抛出个“转型搞旅游”新方案,以为在滨海湾黄金地段能获得一块地皮,打造永久夜市,就能一劳永逸化解目前困境,我却无法不质疑:这是否是想得太过天真了?

有朋友说,这是治标不治本的做法,是在不思考问题症结的情况下,即忽略夜市售卖的食物与商品,是否具有特色与品质时,随便想出的方案,也自然不会成功。

如果说要仿效台北士林夜市与吉隆坡阿罗街夜市的成功例子,我们也必须去了解,是什么支撑着这种庶民生活与文化的延续。其实,台北人近年来对于夜市文化也进行了一番反思。最近与台湾友人在台北吃着街头小吃时,话题就总离不开台湾出生、在新加坡开了法国料理餐厅的名厨江振诚;对于这位在士林夜市旁长大的“台湾囝仔”来说,像法国料理一样,夜市美食其实也能吃出心得。

美食家高琹雯在《台北味觉记忆》系列中访问江振诚时,后者对于城市生活步伐越来越快,导致以前的文化、古早味或任何传统一直流失的看法,就让我印象深刻。以一句“我们有没有办法挺着腰杆做对的事,然后觉得骄傲?”道出的是江振诚对于台湾人“做事”方式的批判与思考:庶民料理做不好,做得不精致,原因是人们不认为它是一件值得感到自豪的事。

同样,在新加坡,一家家老字号走入历史,从别处引进的芝士挞、糕饼和甜甜圈却一开张就大排长龙;都市里餐馆菜单品项多但不一定好吃,因为追求多元,原本的美食却开始出现质变;商场或店家遇到瓶颈时来个“改革”,但只有形式上的精致化与升级,却找不着任何传承脉络;生意变好,商家想的不是如何更好,而是如何让生意变快、简化流程。我们尝试从重建、更新、再生这些有时看起来几近“可怕”的字眼中寻找答案,却往往忽略坚持与解决的重要性。

之前在采访夜市年轻摊贩时,有一位女摊主在向我介绍她卖的西瓜冰时,虽然对于自己的新颖概念,能吸引年轻人排队感到自豪,但她也埋怨说,人们对于产品的“要求太高”,大家应该认识到“食物又好看又好吃是不可能的”,毕竟这又不是要拿到高档商场里售卖。

我相信这位女摊贩在明年的开斋节应该还会想出新点子,她的摊位前也应该会继续排着长长人龙。但这例子也让我深信,如果新加坡夜市的未来靠的是这种“投机式”的经营,永久夜市的方案更不可能成功。我也怀疑,那种令人羡慕、日本式“一个摊子只卖好一样东西”的经营方式,是不是不太适合新加坡,因为不符合我们的“国民性”?

在面对颠覆性科技与全球化带来的冲击时,我们国家来到转捩点,目前负责检讨经济发展方向的未来经济委员会,最终策略报告预计将在明年第一季出炉。对企业和一般新加坡人来说,这时候应该思考的是,所谓新加坡必须成为“以创造价值为主导的经济体”,代表的到底是全盘将既有的予以推翻与改造,还是找出长处,再沿着历史脉络精益求精?

因为在我看来,打造未来经济不是不用进化,可是进化却不一定在于创新或变革,而是要在原来的基础上改善问题。当我们的习惯语汇里总是只有时髦的“转型”和“革新”时,当夜市经营者能提出的最好方案,仅仅是夜市形式上的改变时,这时候大家更应停下来好好想一想,以免在不断重复错过与流失的遗憾中,像不了别人,也做不成自己。

(作者是本报记者 ngwaimun@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