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俊刚:禁止不了的社会罪恶

新加坡基督教会协会日前发表声明,对新加坡博彩公司和新加坡赛马公会申请到远程赌博豁免权深表关注,并呼吁政府检讨有关的决定。协会指出,国会两年前才通过远程赌博法令严禁相关活动,政府如今却让两家博彩业者豁免这项法令,这么做是在“发出令人困惑和矛盾的信号”。协会也认为这不是最佳选项。

最佳选项是什么呢?协会显然认为,完全禁止为上。对此,社会及家庭发展部长陈川仁回应时指出,问题不会因为我们希望它不再存在而消失。事实是,即使是在政府实行管制措施,严禁远程赌博活动后,还是有人避开法律进行非法网络赌博。

宗教团体反对合法化网上赌博,一如反对设赌场,出发点都是良善的。从道德角度看,赌博是社会之恶。赌博会让人染上赌瘾,甚至倾家荡产,赌博业总是会和其他犯罪行为如黑社会、非法放贷、洗黑钱和卖淫等牵扯在一起。因此,最干脆的做法就是完全禁止。可惜的是,现实中没有这么简单的解决方案。

其实,除了赌博,还有不少其他人类的罪恶行为都是如此,比方卖淫、嫖娼、吸毒、贩毒、酗酒、抽烟、偷盗、抢劫、强奸等等。刑事法典里明文规定许多刑事罪行,也列明各项罪行的刑罚,包括鞭刑和死刑。然而,这一切都无法完全杜绝这些恶行。正所谓,正邪自古如冰炭,正邪并存是任何社会都必须接受的现实。

其实,宗教家很早就看透了问题的本质。这是个人性的问题。即便上帝制造出来的亚当和夏娃,也经不起毒蛇(邪恶)的诱惑。因此,基督教有原罪说。佛家的看法则是人的无明产生了贪嗔痴诸恶。所以,宗教的基本任务是要尽力导人向善,远离罪恶。如果人间是一片净土,宗教也失去存在的价值。

在现实世界里,我们也看到,人都是凡夫之身,即使是神职人员也不例外。凡夫俗子要怎么尽量远离各种罪恶,宗教信仰和指引是途径之一。理性的宗教定下了各种戒律,比方佛教有五戒八戒等,希望人们遵守。虽然并不是所有信徒都能奉行如仪,但戒律和信条总能产生一定的制约或规范作用。

一般来说,宗教希望人们从敬畏膜拜的对象,得到道德上的约束力,做坏事就会招来恶业,引生恶果。反之,行善则能集聚善因,得到善报。但所有的道德约束和规范都有其局限,所以,国家仍然需要有法律,特别是制止犯罪行为和惩治罪犯的刑法。理想和现实总是有一段距离的。任何社会都不可能成为君子国,因此,管制也成了必要。

除了赌博,还有很多活动都须受到管制。包括最古老的卖淫活动,但时至今日,相信没有一个社会敢说有办法完全禁绝,因为这涉及人性问题。明禁只会把这类活动迫入地下,形成黑市活动,所引发的问题也更多,比方性病将难以受到控制。所以,更多的社会是采取管制手段,包括合法化。当然这也不是最佳选项,是退而求其次的做法,但还有更好的做法吗?中国共产党建国初期,曾经改造过数以万计的娼妓,但今天的情况又如何呢?

卖淫或嫖妓肯定都是不应受到鼓励的行为,理想的境界是每个人都应有正当的工作,都有适当的性伴侣,但现实却往往无法做到这种理想的地步。国家和社会治理,要有一定的理想,但又必须从现实出发,乌托邦式的做法终归是要碰壁的。

2014年10月9日的《联合早报》社论也举了一个很好的历史事例:“美国1920年代基于清教徒式道德所颁布的禁酒令,就因为不考虑人性,以及措施的可行性,最终因为催生了厚利的黑市,引发黑道争夺杀戮,反而危害社会治安,就以失败告终。同理,禁止合法卖淫只是让其转入地下,连带衍生性病传播、黑道介入、人口走私等更大的恶。从治理的角度审视,要如何权衡轻重,做出取舍,显然就不是简单的是非题。”

换言之,从国家和社会治理的角度出发看问题,必须实事求是,寻求最有效的治理之道,无法一味站在道德高地。有效治理可以是禁止,也可以是管制,这得看情况需要。因地制宜,因时制宜,因事制宜,哪些该禁,哪些该管,靠的是政治家的智慧和判断。当然,有效与否,只能看实践结果。在我国,政府对毒品问题采取了禁止手段,对赌博、娼妓等问题则采取管制手段,因为,问题的性质不同。所谓“一张一弛,文武之道”。

所有的社会罪恶,终归与人性脱离不了关系,所谓“食色性也”,所谓“饱暖思淫欲”。印度圣雄甘地所说的七大社会罪恶,没有原则的政治(Politics without principles)、没有劳动的财富(Wealth without work)、没有良知的享乐(Pleasure without conscience)、没有人格的知识(Knowledge without character)、没有道德的经营(Commerce without morality)、没有人性的科学(Science without humanity)、没有牺牲的崇拜(Worship without sacrifice),是不是都和人性有关?

因此,古代的智者早就告诉我们,要从解决贪嗔痴入手,要从个人修身做起,“自天子以至于庶人,壹是皆以修身为本”。这是治本之道。所以,我们的教育绝不能忽略德育。但国家治理既须治本,也须治标(对已存在的不良积习和罪恶)。管制属于治标范畴。管制网上赌博属于治标手段,关键在于管制框架的有效与否,这或许只有时间才能给出答案。

作者是前新闻工作者、前国会议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