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霖:杜特尔特访华会怎么谈南中国海问题

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将于10月18日至21日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期间将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等举行会谈。套用菲律宾总统府新闻部长安达纳尔的话来说:“总统能够有机会访华,菲律宾感到很荣幸,期待能够与中国建立起富有成果的双边关系。”

如果要用一个词来形容这几个月的中菲关系,“峰回路转”无疑是最合适的。三个月前两个国家还在为南中国海问题吵得不可开交,100天后就似乎变成了无所不谈的好朋友。能够出现这种“一百八十度的大转折”,其中最大的“功臣”毫无疑问正是杜特尔特。

这位1945年出生于菲律宾莱特省马阿辛市的“草根总统”,在没有任何中央政府从政经历的背景下,凭借其“硬汉”和“亲民”的形象一举登上菲律宾最高政治舞台,而他上台之后一系列的举动也验证了其敢做敢为的个性。

从雷厉风行的发起反毒“人民战争”、到一而再、再而三的谩骂美国总统,再到主动向中俄靠拢,杜特尔特似乎正在对其前任阿基诺的内政外交政策进行“矫正”,通过走一条不同寻常的“务实之路”将菲律宾带向新的时期。

很多人对杜特尔特即将开始的访华之旅抱以厚望,其中甚至不乏有人开始憧憬杜特尔特同意放弃南中国海仲裁案最终裁决、中菲南中国海之争就此烟消云散。然而,客观而言,指望杜特尔特在这个问题上做出过多让步显然是不现实的。

即便是在其首次国情咨文讲话中,被外界广泛解读为“低调提及南中国海问题”的,杜特尔特也一再强调“坚决肯定并尊重常设仲裁法庭的判决,并将此作为和平解决、管理冲突的重要依据。”可见杜氏压根就没想过放弃阿基诺留给他的“南中国海政治遗产”。

联想到菲律宾财政部长多明戈斯在世界银行接受采访时说到:“你们都知道中国人不喜欢掉面子,只要没让他们下不了台,继续吵一吵是没关系的。”可见杜特尔特的本意并非是要真正解决中菲南中国海争端,他只是觉得实在没有必要因为这个问题而影响与中国的沟通,进而错过搭上中国经济发展“便车”,吸引中资企业赴菲投资的绝佳机遇。

不妨设想一下,如果中国提议菲律宾放弃仲裁裁决、抑或是要求菲撤走停留在仁爱礁的非法“坐滩”军舰,杜特尔特婉言拒绝的可能性明显大于其接受的概率。而倘若菲律宾方面提出要求中方允许菲渔民返回黄岩岛海域进行捕捞作业,开展所谓的“渔业资源共同开发”,这对于已经基本掌控黄岩岛周边海域局势的中方而言,无疑也将是不可接受的,更会给中国造成菲有意利用裁决结果施压,触碰中国“不接受任何基于裁决的主张和行动”底线的印象。

正是因为如此,指望杜特尔特访华解决中菲南中国海争端显然是不现实的。对于中菲双方而言,达成政治性解决意愿的概率远大于签署强制性解决方案的可能性。

或许我们将再次在两国关于南中国海问题的共同文件中看到“双方决定共同致力于加强睦邻互信伙伴关系,维护南中国海地区的和平与稳定。同意通过友好协商和谈判,以和平方式解决南中国海有关争议。在争议解决之前不采取使争议复杂化和扩大化的行动,并本着合作与谅解的精神,寻求建立相互信任的途径,开展海上务实合作。”而这恰好也是基于2002年《南中国海各方行为宣言》(DOC)的用语。

作者是中国南海研究院

海洋法律与政策研究所副所长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