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俊刚:选举政治的魔咒

美国总统选举已经迫在眉睫。不过,不管11月8日过后,是希拉莉还是特朗普当选,看来都无法获得大多数美国人的认同。所有的民调显示,美国社会几乎是对半撕裂,而且裂痕越来越深。更糟糕的是,选举凸显美国政治乱象,也连带殃及美国的民主制度的声誉与形象。谁也没想到,美国政客会如此自残和自毁民主的长城。

今年的总统选举,对决的民主和共和两党的候选人都为大多数美国人所唾弃,这种情况可谓史无前例。换言之,在多数美国人心目中,希拉莉和特朗普就是两颗烂苹果。一项调查显示,56%的美国成年人否定希拉莉,否定特朗普的则高达63%。

世界唯一的超级强国和民主先锋,现在竟然找不到一个大家可以认同的总统人选,的确有点匪夷所思,但却是摆在我们眼前的事实。

尽管政治分析家可以为我们提供各种解读,但相信很多人还是不明白,为什么特朗普这个商人,能在初选中过关斩将,击败其他共和党大老,脱颖而出。当然也有很多人会问:民主党真的就找不到更好的人选,非得由一个前总统的夫人来入主白宫吗?

美国总统选举的高潮,是两名候选人的公开辩论,我们已经看过两场辩论的电视直播,得到的是怎样的印象呢?是两位政治家一流的滔滔雄辩吗?不是。是真理越辩越明吗?不是。是两位可能的未来总统的治国方略大白于天下吗?也不是。

多数人所得到的深刻印象,也许是两人的争吵、谩骂和相互抹黑。两人铆足火力,指对手不适合当总统,余者几乎都是煽动情绪的言论。特朗普极力要利用诸如非法移民、分配不均、经济呆滞等课题,挑起反体制的情绪。希拉莉则想方设法挑起反特朗普的情绪。对于大政方针,如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两人则都为了政治正确而公开表示反对,尽管这是希拉莉担任国务卿期间所大力推动的。这显示她不是一个勇于担当的政治家。

美国两党制长期以来似乎运作得不错,共和民主轮流入主白宫,在国会参议院和众议院相互制衡,同时又制衡总统,行政、立法和司法三权分立,也互相制衡。但近年来制衡已明显演变成掣肘。今年的选举,可说把这个制度的所有缺陷都暴露出来了。

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不是让人看到美国民主的高尚之处,而是政党政治的乱象,以及美国式民主的缺陷。共和民主两党你死我活的斗争,不是让人看到民主政治求同存异、建立共识的优点,而是对抗式政治的诸多弊端。执政党和在野党之间的互相倾轧、刁难、抵制,以至抹黑、污蔑、诋毁,种种政党政治的弊端一一暴露无遗。虽然截至目前为止,这场竞选还没有发生严重的暴力事件,但语言暴力充斥,社会戾气弥漫,种族情绪、族群矛盾、排外情绪、仇富心态等等毒素横流。

共和民主两党发展至今,早已形成水火不容之势,这次选举,两党或者说两位候选人的支持者,更是被推到两个对抗的极端。因此,有人说,选举结果,不管谁胜出,都不可能有什么作为。因为,两个阵营都有铁杆支持者,不想妥协,也不会妥协。极端的拉力越大,妥协就越是不可能。事实说明,美国也无法避免两党制的宿命,因为拼选举,无所不用其极,从对抗到殊死斗和窝里斗,并逐渐脱离民众,走向沉沦,更糟的是分裂族群与社会。

这或许可以称之为选举政治的魔咒。选举原本是为了选贤任能,结果却往往适得其反,变质成了烂苹果之间的争夺,贤能之士对政治敬而远之,叫选民无所适从,最终感到无奈、厌倦和放弃,不投票。选举也成了社会分裂与分化的根源,这似乎是所有实行多党制议会民主的社会难以避免的厄运。美国社会现在比较多元,除了原有的黑白分裂,还有数以百万计的棕皮肤移民,社会分化严重。但即使是相当单元化的社会如台湾和香港,情况也一样糟糕。

看别人想自己,新加坡可以避开这种选举政治的魔咒吗?值得庆幸的是,我们的建国元勋确定了强制性投票制度,而不是跟随西方的非强制性投票制。这至少避免社会里沉默的大多数的命运,不至于被那些政治上较活跃的少数所左右。即使如此,我们还是在2011年的大选和总统选举中,看到了诸多不祥之兆。选举分化社会的可能性是存在的,新加坡人并没有特殊的免疫力。我们必须加强对分化性选举各种的弊端的认识,并想办法挣脱选举政治的魔咒。

重中之重,应在于确保我们的选贤任能的制度能一直发挥作用。只有这样,贤能之士才会占据政治的主流,避免选举成了政党和职业政客与投机分子的权力游戏。有贤能之士治国,政府治理能力也才有保障,并可抑制民粹主义借民众不满情绪抬头。

其次,我们应当不断巩固本身行之有效的制度,不盲目抄袭欧美国家的做法。但我们也须吸取美国等地选举政治弊端丛生的教训,在坚守自己制度的同时,也须确保制度能不断更新改进,因时制宜,适应新环境和新的社会情况,而不是墨守陈规,一成不变。

西方人很迷信达尔文的进化论,因此总是把竞争力和创新挂在嘴边,唯独政治上却选择固步自封,坚持一成不变。美国宪法两百年来,“自由”放任超乎一切,即使社会问题日益严重,如枪击案不断、社会分化加剧等,也无法在国会取得共识,采取有效的对策。

世上真有一种历久弥新的终极政治制度吗?在苏联共产帝国瓦解的时候,政治学者福山曾高唱历史的终结,曾几何时,美国民主出现了空前的危机。这很值得我们警惕。民主也必须与时俱进,当制度的运作发生问题时,就必须及时纠错和改进,不能听之任之。否则,多好的制度也会因过时而陈腐,以至百病丛生。不信,请看今日之美国。

作者是前新闻工作者、前国会议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