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凌云:莫迪的大国梦和小心眼

从一个峰会的举办地,很容易看出东道主的政治诉求。如G20选择在杭州,是中国历史文化与创新活力的缩影。去年俄罗斯在乌法举行上合、金砖双峰会,就是希望在这个欧亚走廊上的重镇,回击来自西方压力。而印度总理莫迪从上任伊始,就以实现大国梦为己任,今年金砖峰会的举办地果阿,就承载了昔日的繁荣和对外开放的意愿。

莫迪是一个有着强烈政治抱负又善于表现的领导人,恰逢印度经济起飞的难得机遇,执政两年来大力推进改革,经济、外交、军事三张牌打得都有声有色,已然成为世界政坛一颗耀眼的明星。对于“金砖峰会”这种难得的主场外交,当然会不遗余力地展示自己的领导才能和个人魅力。

为了办好这次峰会,印度确实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包括会前在五国组织了90多场公开活动,增进民众交流,举办金砖国家贸易博览会,为商界寻找合作机会,还有中印的战略经济对话等双边工作层面的会议等等。主席国在会前就如此重视,在历届金砖峰会并不多见,然而在会议召开的短短两天内却状况频出。

金砖国家的概念,诞生于国际金融危机之中,俄罗斯、中国、印度、巴西和后来加入的南非,顺势成立了一套包括领导人定期会晤在内的合作机制,希望能够增加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的发言权和影响力。虽然关注的议题从最初的经济金融,逐步扩展到政治安全领域。但由于各国利益不同,想要在这个平台上实现一己私利并不容易。

鉴于过去几个月印巴局势持续紧张,在这次峰会前印度就频频放话,试图借峰会进一步孤立巴基斯坦。虽说国际会议的主办方有很强的主导性,可以通过议题设置等方式传递自己的主张,但这样明显夹带私货好像也不合规矩。

无论在闭门的小范围会谈还是在记者会上,莫迪不断地指责巴基斯坦纵容恐怖主义,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印度的一个邻国就是恐怖主义温床”“纵容恐怖主义本身就是恐怖主义”等话语,指向性非常明显。笔者在金砖峰会的新闻中心时时感受到,印度媒体和国际通讯社对这一话题的关注,甚至超过峰会本身。

莫迪希望峰会宣言能够把在巴基斯坦的武装组织“穆罕默德军”和“虔诚军”明确列为恐怖组织。但无论是大会上的呼吁,还是双边会谈中的劝说,都没有得到其他国家的响应。中国和巴基斯坦是铁哥们,当然不愿被直接带入这种矛盾之中。被印度寄予厚望的俄罗斯,也拒绝了这一要求。

和以往的金砖峰会不同,这次印度还邀请了一些邻国与会,来凸显自己的地区影响力。这些国家都是“环孟加拉湾多领域经济技术合作组织”成员。作为南亚和东南亚国家的第一个区域性经合组织,虽然成立10年了,但一直没有什么合作成果,因此外界对这一组织非常陌生。在南亚的区域合作中,最重要的平台当然是南亚区域合作联盟,但为了把巴基斯坦排除在外,印度当然会另起炉灶。

其实果阿这个原生态的小地方,完全不具备举办大型国际会议的能力,虽说是旅游胜地,但相比较而言基础设施还是非常落后的。酒店比较分散、设备陈旧、道路曲折狭窄。尽管为了方便领导人出行,当地重新铺设了路面,并每隔二三十米就有一个警察,但往返于酒店和会场还是相当不便。

作为东道主不仅要招呼四个金砖朋友,还要照顾六个环孟加拉湾的小兄弟,真是有点手忙脚乱。特别是峰会当天,白天开金砖的会议,晚上和几个邻居对话。欢迎晚宴一直拖到晚上10点才开始,饭吃到一半巴西、俄罗斯人就坐不住了。而在普京记者会上还出现了断电的小插曲,虽然媒体怀疑可能是印度没有达到目的故意为之,但这种说法太过阴谋论。因为在当地停电应该并不少见,笔者所住酒店就不时断电。

莫迪在金砖峰会上大谈印度改革的成功,这两年印度经济的成就确实有目共睹。不过一次金砖峰会装不下太多的诉求,实现大国梦必须要有大格局,小心眼肯定行不通。

作者是凤凰卫视采访总监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