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鹏飞:悲剧的宿命

要管理一个有自我毁灭能力的世界几近不可能,这需要全球性的共同努力来避免自毁。

“都到哪里去了?”意大利物理学家费米(Enrico Fermi)在1950年代发出的这个大哉问,被科学界形容为“费米悖论”。

这个悖论指的是浩瀚宇宙——单在我们的星系估计就有2000亿颗至4000亿颗恒星,至少1000亿颗行星——存在其他生物乃至高等文明的可能性并不小,可是至今却丝毫没有发现其存在的任何证据。地球所属的行星系统相对年轻,人类至今已经发展出太空科技。那些更古远的行星系统,照理应当有更长的时间,发展出星际旅行的尖端高科技,但是却仍不见其踪影。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