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宇昕:从宽中第二分校谈起

我的母校,柔佛新山的宽柔中学,等了三年多的第二分校批文终于到手,许多人都将之视为马来西亚华文教育历史的里程碑。毕竟在马来西亚,华文教育总是敏感课题,内阁的共识,60所独中,不会增加,因此宽中两次打擦边球成功,以分校模式建新校园,让许多人看到希望。

另一边厢,备受争议的东海岸关丹中华独中,第一批初三学生,两周前终于顺利参加马来西亚全国独中统一考试。由于关中的独中地位存疑,三年多来华社争议不断,甚至成为董总分裂的导火线。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