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孟达:杜特尔特的零和游戏

漫步

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日前访问北京时,发表了与美国分手的宣言,中国网民开了一个玩笑说,这就像上海的年轻夫妇为了买房子而假离婚。这个笑话让我们长了一点知识,在中国要得到房贷的好处,就要懂得如何钻条规漏洞。新加坡人比较熟悉的是,通过假结婚捞取好处,这类新闻屡见不鲜。所以,不少人倒是对杜特尔特对中国的突然亲热举动,觉得有点假结婚的嫌疑。

笑话归笑话,杜特尔特的独特外交风格,在国际上已引起了广泛的关注,人们从起初的无须太过认真,变成不得不认真看待之、分析之。

杜特尔特急着跟中国解冻关系,从实际利益角度出发可以理解,对亚洲和平是积极因素,但他跟美国动辄闹翻,则让人匪夷所思。在菲、美关系上,到底谁更需要谁?分手对谁的损失更大?真的分得了手吗?

在探讨这些问题之前,先来重温一点历史。

1989年,日本东京都前知事石原慎太郎与索尼创办人盛田昭夫合作出版《日本可以说不》,此书一出,轰动一时。书中极力主张日本应该在经济和外交上更加自主,尤其是可以大声地对美国说“No!”,表现出日本政商界的自负;以反中出名的石原曾经多次对美国出言不逊,并形容在美日结盟下,日本的地位就好像是美国的“后妃”。这跟今天杜特尔特的“小狗狗论”有异曲同工之处(杜特尔特说在同盟关系下,菲律宾一直被美国当成一只栓住绳子的小狗)。

但是,进入1990年代之后,日本经济走错了路,一迷失便迷失了二十年,日本企业在国际上不再意气风发。在经济上和外交上,日本与美国形影不离,日本的自卫队在美国的祝福下,走向海外,那本“说No”的书几乎已被人忘得一干二净。

杜特尔特今天要跟美国说No,勇气可嘉,他的民族主义情绪也应该得到国际上一定的理解与同情。唯菲律宾的分量跟当年的日本不可相提并论,他唯一的优势是可以凭借总统权力,把个人想法落实到政策上。

杜特尔特对美国的不爽,又岂止是美国在他与毒贩的战争这件事上说三道四而已。菲律宾在战后脱离美国殖民统治,1951年双方建立军事同盟之后,在美式民主的加持下,这样一个资源丰富、幅员广大的国家,原本应该在经济发展上大有作为,但却因政治上的贪污腐败而一蹶不振,甚至在“失败国家榜”榜上有名。尤有甚者,社会上毒品的危害情况,跟南美洲国家不相上下;在国防上几乎是完全依赖美国,它用在军事上的开销占不到GDP(国内生产总值)的1%。

菲律宾是美式民主扶不起的“阿斗”,无法成为美国向世界推销美式民主的好榜样,但美国对此并不在意。

菲律宾曾经为美国提供海外最大的军事基地,至今仍是美国在亚太区“存在”的一个重要战略点。在美菲同盟关系下,菲律宾“被需要”,却没有“被看得起”,“杜特尔特式的郁闷”油然而生,他的郁闷也许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今日菲国人民普遍的心情。

所以,杜特尔特带着解闷的心情去中国、去日本,拿美国来消遣,既经济又实惠。在中国人面前,他表现出“比铁杆还铁”的好朋友姿态,中国一乐之下,双方完成了总值240亿美元的投资与融资协定;在日本他一句菲日关系“比兄弟还亲”,也让日本安了一百个心。

杜特尔特在中美外交之间玩的零和外交,到底能够玩到什么时候,11月8日一到,很快就会有更新的发展。到时若是希拉莉成了美国第一位女总统,杜特尔特对她讲话至少要客气一点,不能像对奥巴马那样用脏话问候了。

但是万一是特朗普上台,对上了杜特尔特,可能要在国际上开创“脏话外交”的新篇章。

美国是亚细安对话国之一,杜特尔特的零和游戏肯定为亚细安带来极大的尴尬,他的匹夫之怒的外交作风,也给亚细安的团结带来新的考验。

在美、中和亚细安的三角关系中,任何亚细安成员国都不希望被逼选边站,菲律宾应该明白这一点,在明年接手主席国位子之前,尽快为杜特尔特个人作风所造成的后果,做点“减损”和“补镬”的工作。

作者是本报特约评论员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