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华贵:勿忽视远程赌博危害

记者手记

这一天终于降临了。政府上个月底批准新加坡博彩公司和新加坡赛马公会的远程赌博豁免权申请,可为旗下产品提供网上投注服务。

周二(25日),新加坡博彩公司率先推出网上投注服务,下月15日则轮到新加坡赛马公会,正式合法地将这古老的社会之恶,带入数码时代。

远程赌博合法化是否会在我国助长赌风,内政部的答复是全面禁止网络赌博,只会使地下赌博更猖獗、更难以被察觉,进而导致与赌博相关法律和社会秩序问题加剧。

事实上,在政府将远程赌博合法化之前,本地已存有非法网络赌博网站。笔者好奇的是,在当局提出上述论据之前,是否有经过研究调查,能凭数据证明,若将远程赌博合法化,许多赌徒就会从地下赌博转向合法赌博?又或是远程赌博的合法化,将有助于维持和赌博相关的法律与社会秩序?

嗜赌所牵扯的道德与社会问题广泛,“轻”则倾家荡产,身败名裂,重则为了筹钱满足赌瘾而偷窃抢劫,甚至卖淫贩毒。一旦沉溺于赌博,需要万般毅力才有可能逃离其魔掌;赌博对人性的戕害之深,并不亚于毒品。

说到毒品,我国政府打击嗜毒和嗜赌的方式,显然根据两套不同标准。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今年4月在联合国大会世界毒品问题特别会议上,就表明了新加坡政府反毒的坚定立场。

尚穆根指出,大部分国家应对毒品问题的主要方式,是抑制毒品需求(demand reduction)、减害(harm reduction)或将毒品合法化。对此,他认为:“如果采取降低危害的方案,我认为我们不该被任何假象蒙蔽,毒品伤害吸毒者、其家庭和社会。”

这句话是否也适用于赌博对个人、家庭和社会所同样造成的危害?政府对于反毒的坚定立场,为何不能复制到反赌的立场上?更何况有多少经验证据可证明,远程赌博的合法化,将有助于管控地下赌博?认为将远程赌博合法化就有助于打击非法赌博,与认为应全面禁止赌博的观点一样,似乎太理想化了。

我国不可能完全禁止赌博,但无须为赌徒提供更简易的投注管道,如允许网络投注服务,让赌徒在弹指间就能轻易满足赌瘾。远程赌博在本地的合法化,很可能掀开了潘多拉盒子。

当局在允许两个博彩业者提供网络投注服务之前,已明确指示业者设下多项社会保障措施,如不允许21岁以下者及赌场禁门令(不包括自愿禁门)者开设网络投注户头。然而业者却没有谈及有什么办法,避免21岁以下者通过转让或转卖的手段,借用其他人网络投注户头。即便用户须输入个人和一次性密码才能登入户头,这两个密码在法眼看不见的电脑荧幕背后,也可随时轻易转让他人。

此外,两个博彩业者虽不得让客户透支或用信用卡下注,也规定用户须设置每日注入金额和投注顶限,但值得一提的是,这个投注顶限并没有上限。远程赌博的合法化,等于为赌徒提供更多24小时不打烊的投注站,方便他们更轻易地满足赌瘾,形同助长赌风。这种种的风险,我们的社会不能忽视。

(作者是本报记者thwakwee@sph.com.sg)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