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从兴:史无前例的美国总统选举

时事透视

二十余年来,我从来没有像这一次那么关注美国总统选举。原因无他,这次总统选举充满了戏剧性。不管是民主党的希拉莉,还是共和党的特朗普,一开始就丑闻缠身,以致被舆论界戏称为“骗子”和“疯子”在问鼎白宫宝座。

希拉莉一早就卷入了“电邮门”,只不过是联邦调查局当初决定不起诉,她才能顺利参加民主党党内初选,先是击败左派色彩浓厚的桑德斯参议员,继而与特朗普打对台。可是,就在距离11月8日投票日不到两个星期的紧要关头,联邦调查局又因为在希拉莉的长期助手胡玛·阿伯丁及其丈夫安东尼·韦纳的电子设备中,找到一些看起来与“电邮门”调查相关的新邮件,于是决定重启调查。

虽然美国法律采取的是“无罪推定”,但既然“电邮门”涉及了希拉莉,她是摆脱不了“嫌疑人”的身份的。一个“嫌疑人”竟然还能继续竞选总统大位,未免有些不可思议。

至于特朗普,他以一个非政治专业的商人身份参选,本来就有点名不正言不顺。所以,在共和党党内初选时,俨然就是一匹没几个人看好的冷门马。没想到,他竟然能够过五关斩六将,把共和党政治明星一个个给撂倒,迫使党内高层不得不屈服于基层党员民意。所以,当特朗普被爆出言行对女性不够尊重的“性丑闻”时,原本就三心二意的共和党高层,特别是位高权重的共和党籍众议院议长保罗·瑞安,纷纷宣布和他划清界限。可是,特朗普的铁杆支持者却不以为意,支持者似乎还越来越多。于是乎,一批原本向瑞安议长看齐的共和党高层,又见风转舵,纷纷再度回到支持特朗普的阵营。这简直就是一场闹剧。

这次选举还有一个极其诡异的现象。打从一开始,几乎就没有一家美国主流媒体是站在特朗普这一边的,而几乎所有主流媒体所做的民意调查,都显示希拉莉稳操胜券。可是,以社交媒体为代表的非主流媒体,却呈现另一幅图像;而一些号称无党派的独立媒体所进行的民调,其结果却与主流媒体大相径庭,认为特朗普的支持率要比希拉莉高得多。这不免给人一种印象,截然不同的民调结果,似乎揭橥了美国人是生活在不同的平行世界里。

支持率较高的到底是希拉莉,还是特朗普,看来只有选举结果揭晓了才能有个定论。不过,在历届美国总统选举中,像这次这样连现任正副总统甚至第一夫人都要出面,来为同党总统候选人站台辅选,也是相当罕见的。而在特朗普那一边,没有一个共和党籍前总统表态支持,也是前所未有的。

如果希拉莉一如各大主流媒体所预测的胜出,问题不大。可是,如果选举结果呈现相反的情况,即特朗普当选,还赢得相当漂亮,问题可就大了。主流媒体的公信力,不仅会被本来就不怎么信任它们的美国人更强烈地质疑,美国以外的人士不免也会怀疑,今后还能不能透过主流媒体来了解美国社会的真相。

在11月8日当天,美国人除了选总统以外,还要选举34个参议员。在这些参议员中,有24位是共和党人,其余10位是民主党人。目前,在100个席位的参议院中,共和党占有54席,民主党占有46席。换言之,如果共和党在这次参议院选举中输掉了四席或以上,就不再占有优势。这也就是为什么一些面临改选的共和党籍参议员,在是否拥护特朗普的问题上患得患失的原因。支持,怕失去不支持特朗普的选民的选票;不支持,又怕失去特朗普支持者的选票。

即便共和党失去了参议院的多数优势,它在435个众议院议席中占有247席,依然牢牢控制住众议院。换言之,如果是希拉莉当选,而民主党也成为参议院多数党,她能否有效施政,完全取决于能否得到共和党籍众议员的配合。当然,如果共和党守住了参议院多数党的地位,她就会像奥巴马那样,处处受到国会的制约。反过来,如果特朗普胜出,而参众两院也继续控制在共和党手中,他的施政就顺利多了。

至于不少人关心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期望在奥巴马政府任内得到美国国会批准的可能性几乎等于零。在11月8日美国总统选举尘埃落定之后,就更是遥遥无期了,因为希拉莉和特朗普都已经表态不支持,而在这背后起作用的则是美国的民意。民主党党内以桑德斯为首的左派,以及特朗普所代表的右翼民粹主义,在坚决反对TPP的问题上是有共同立场的。而美国的新总统也好,改选后的参议院也罢,都得尊重选民的意愿。

民主政治的关键在于尊重选民的意愿。不管世界各国愿不愿意,只要美国选民做出了选择,大家也只能接受美国新政府践行选民意愿的新政策。

作者是前新闻工作者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