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清江:轻舟已过万重山

回看过去一周,心情还蛮复杂;一方面对政府不计后果地讨好感到担心,另一方面也对日益伊斯兰化的发展存有一丝丝焦虑。

明年我们即将庆祝国家独立60周年,领导人为党与个人的政治生存考量,在施政上已偏离建国先贤们勾画好的世俗国路线图。我们所自豪的“多元种族、宗教和文化”的“大马梦”在褪色中。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