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锦鸿:被忽视的社交网络不平等

人文亚洲

我们大多数人熟知贫富差距带来收入不平等,也可能熟知教育不平等,但常常忽略另一种不平等,即人们在拥有“社会资本”或重要社会关系上的“社交网络不平等”。在现实生活中,有的人呼朋引伴,左右逢源;而有的人离群索居,郁郁寡欢。社交网络不平等这一课题,在新加坡至今仍鲜有研究。

社交网络不平等成为研究盲区,部分源自于我们社会对精英持有的理想:我们坚信个人成就,很大程度上来自于勤奋和能力,或者说是个人的人力资本。这些当然非常重要。然而,我们必须深究:那又是什么决定了一个人能获取什么样的人力资本?

美国社会学家詹姆斯·科尔曼告诉我们,“我们认识谁(社会资本)”往往在“我们认知到哪个地步(人力资本)”的过程中至关重要,二者相辅相成。他列举了哲学家、政治经济学家兼公务员约翰·斯图尔特·密尔的例子:他一生成就斐然,很大程度上归功于他的父亲詹姆士·密尔的精心栽培。这位学者父亲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来锻炼儿子的才智。

简言之,我认为社会关系网络不平等值得研究,基于以下三个原因:

第一,社会资本,即人脉,并不是均等的;性别、族群和阶级这些我们所熟知的社会因素,都能拉大差距,形成不均。第二,各个群体间的网络不平等,皆因他们建立社会资本的组织的起步不同,比如家庭、学校、工作场所和志愿者协会等。第三,社会关系网络不平等的重要性,恰恰在于其影响收入不平等。关系网络占优势的人,也往往在劳动市场占据优势,比如收入更高、晋升更快等等。

通过对新加坡社交网络数据(包括2005年和2012年数据)的研究,试阐述如下:

一、性别、族群和阶级等社会因素影响社交网络分配不平等。分析显示,有价值的人脉关系既非随机分布,也非毫无规律可循,而是集中在某些群体。比如与女性相比,男性拥有更多的“弱关系”和“非亲属关系”。这类社会关系对获取与更换工作相关的信息很有用。

族群间也有网络不平等现象。比如,根据2005年的调查数据,相较于华族和印族,马来人较少提到他们与大学毕业生和私宅居民(即富裕阶层)的联系;他们也较少与华族和印族有“弱关系”。到了2012年,数据仍然显示,与其他族群相比,马来人也少与职业声望高的人有联系。因此,种族间的网络不平等看起来影响持久。

另外,教育程度更高的人更有可能与大学毕业生、富裕阶层及没有血缘关系的人有联系。相较于穷人,富人也常常拥有更好的社会关系。综上所述,个人的社会地位,包括其性别、族群和阶级,在获得宝贵的社会关系方面,起着关键的作用。个人所处的环境,可以决定或阻碍其获得社会资本。

二、有助于产生社会资本的社会背景。为什么有些群体有更多的社会资本,而别的群体较少?我的研究发现,高等教育是获取社会资本的重要因素。事实上,马来族裔的社会网络中,少有高学历者和富裕者,恰恰是因为他们在大学等机构比例较低。

工作场所是产生社会资本的另一个场域。女性较少参与有偿工作,是她们较少拥有“弱关系”和非亲属关系的重要原因。

加入同好俱乐部、社区服务、宗教团体等组织,也是取得社会网络的重要渠道。人们可以与教育程度高、经济状况好、亲属以外的人取得联系,获得“弱关系”。由于女性较常参与这类组织,对她们来说,这是获得社会资本的重要场域。

少数族裔像马来族在关键领域(如高等教育机构)的比例较低,因而社会资本少于华族;但相对来说,受高等教育的马来人,社会资本上的提升也比华族来得大。同样地,女性因为参加有偿工作的机会少于男性,在获取非亲属的社会资本上处于劣势,但她们在志愿者组织中,却能比男性更迅速地积累社会资本。这些研究结果显示,要缩小社会群体间的网络不平等,其中一个方法是降低他们进入重要社会组织的门槛,如学校、工作场所、志愿组织等。这些组织往往会促进社会资本的形成。

三、社会网络不平等与经济不平等。网络不平等与其他形式的社会不平等关系紧密,尤其是收入不平等。我的研究表明,拥有更多的社会资本(如与大学毕业生有联系)有助于提高工作收入。这里包含几层意思:首先,获得社会资本对于获得经济资本至关重要。其次,鉴于两者间的密切联系,缩小群体之间的“关系网络鸿沟”,将有利于缩小它们之间的收入差距。

各国政府常常采取相应的宏观杠杆来调节收入差距,比如累进制税收制度和各种针对穷人的资助项目。在這里,我建议另一个在人际关系上的杠杆,即思考缩小社会群体所面临的网络不平等的战略,因为这与他们的经济福利有直接的联系。为此,我们需要建立一个阶层融合的社会,以便资源可以在人与人之间、群体与群体之间,通过社会网络流动。在新加坡,我们经常谈论建立族群融合的社会,我认为,我们也应该关注如何通过社交网络,汇集来自各个社会阶层和社会背景的人群,以达到阶层互通的社会融合。

(作者是新加坡国立大学社会学系助理教授)

有关论文的网址如下: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0049089X13000628

(本系列为国大家庭人口研究中心提供的研究扼要,由不同专家学者执笔,每月第一个星期天刊登)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