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时语:美国大选的赢家和输家

我曾经把今年的美国大选,形容为下层白人对知识精英的哀兵之战。不幸因特朗普大爆冷门赢得白宫,而应验了老子《道德经》第69章所言:“故抗兵相加,哀者胜矣。”

据《美国今日》,这次大选的投票率比上次突增4.7个百分点,但是增加的选民,特朗普的“哀兵”远多于民主党,注定了希拉莉的失败。

特朗普以体制外身份号召选民,具体政策难以预卜,但是从他的一贯言论,以及需要维持低教育白人草根的支持,还是可以预计他的主要施政方向,会是偏向民粹主义主张的孤立主义和保护主义。因此可以列举若干赢家和输家。

最大的赢家,无过于俄国总统普京。不管喜欢与否,普京已经成为国际战略高手,不仅在国际争衡中几乎与美国平起平坐,还通过帮助窃取民主党内部电邮,并通过维基泄密网站公布,成功影响了美国内政。

特朗普的孤立主义倾向,以及强烈的“恐回”心态,使得俄罗斯基本不必再担心,与华盛顿在叙利亚发生直接军事对抗;在乌克兰及欧洲其他地区,也获得更大的主动权和还价余地。俄国几乎毫无民用制造业出口,而不会受到特朗普保护主义措施影响。

顺便说,希拉莉曾经表示,让特朗普控制美国核武非常危险。但是特朗普“少管外界闲事”的孤立主义倾向,实际减少了俄美对峙导致核战争的风险。

按同样推理,美国的北约盟友都是不同程度的输家,特别是特朗普抱怨欧洲盟友不肯承担相应的北约防务开支,而让美国纳税人作冤大头。特朗普如果真与普京修好,更会把为了乌克兰而制裁俄罗斯的欧盟各国晾在干岸上。

从短期战略角度,北京也会从特朗普的孤立主义倾向获益,除了南中国海领土争议,还因为特朗普为了报答他的基本选民,会让奥巴马政府用来孤立中国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胎死腹中。但是从长远角度,中国已经是全球最大的贸易国家,而美国又是中国最大的出口市场,特朗普的保护主义政策,将会是对中国经济持续发展的重大威胁。

美国其他主要贸易伙伴,如“北美自贸协定”邻居加拿大和墨西哥,都会受到类似负面影响,尤其是大量从美国输入低端制造业工作岗位、同时向美国输出最多“非法移民”的墨西哥。

在美国国内,民主党自然是最大的输家。因为共和党同时掌控了白宫、国会两院以及预计的最高法院保守派法官多数,连“奥巴马医保”历史性成就都很可能付诸东流。

更值得注意的是各社会阶层的势力消长。特朗普领导的是一场反体制精英和知识精英的运动。而绝大多数知识精英也确实在大选中全力支持希拉莉。人人皆知特朗普气度狭小,睚眦必报。CNN已报道“秋后算帐”即将开始。在我看来,最值得关注的是美国犹太精英。

因为特朗普的强烈反穆斯林情结,以色列本身不会受到太多影响。但是特朗普上台的最大功臣,是低教育蓝领白人。后者是全球化和高科技革命下社会竞争的输家,他们因此怪罪于推动上述潮流的华尔街金融资本和知识精英。犹太人作为社会竞争的主要赢家,正是华尔街和知识精英的典型代表。

《经济学人》周刊大选前一期专门报道《不要特朗普!》,便是华尔街今年一反常态,不再偏向共和党。华尔街呼风唤雨的主要是犹太人,尽人皆知。特朗普阵营的另一大怨愤,便是美国媒体除了极少例外,对希拉莉的一边倒支持。而“犹太势力掌控美国传媒”,是美国社会的老生常谈。所以这次大选的赢家阵营传出了强烈的反犹主义声音。

特朗普本人声称:“一个掌控经济政策的全球权力结构,掠夺了我们的劳工阶级,吸走了我国的财产,把金钱都放到一小撮大公司和政治集团的口袋里。”以色列《国土报(Haaretz)》指出:这些言论属于共和党专长的“狗哨(dog whistling)”战略,也即用人人都知道的比喻,来影射特定的社会族群。特朗普的上述隐喻,尤其是“国际银行”势力的阴谋理论,是标准反犹主义宣传。

虽然特朗普的女儿嫁的也是犹太精英,特朗普支持者中三K党和“另类右翼”等传统反犹势力之外,其他反犹声浪也此起彼伏,引起许多媒体关注。例如11月4日《新闻周刊》特地发表专评,列举“川粉”们不断启用“大鼻子”“乱头发”等经典反犹语言,甚至要犹太人“滚回以色列!”

以反精英口号上台的特朗普,与美国现有体制中最突出的精英群体——犹太族群如何过招,是下一届美国政府的一大看点。

作者在北美从事科研工作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