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通美:给总统当选人特朗普的备忘录

我是以美国老朋友的身份写这份备忘录。我也是作为多年来致力促进亚洲人和美国人相互了解和友谊的人来这么做。美国和亚洲的关系特别重要,因为亚洲正在崛起,而一些在美国的人或许把中国的崛起,视为是对美国繁荣及安全的威胁。

仿效里根

我给总统当选人特朗普的第一个建议是仿效里根总统。当里根当选为总统时,外界担心他的右倾立场和竞选言论,可能导致美国和苏联的战争。里根根据右翼立场竞选,但治理却按中庸之道。他委任坚毅、能干和老练的男女为其政府服务。他放手让他们干活,并不过问细节。

同样的,我希望你也能从共和党内部以及外面,选拔一些最有资格、能干且有资历的幕僚。共和党内部人才济济。由于你是一名反传统者,你也应该考虑委任一些杰出的政治中立人士,加入你的团队。

竞选语言不是政策

我的第二个建议是,在制订政策时,忘了你的竞选语言。在漫长的竞选活动中,你的语言虽然打动了选民的心,但可能会导致坏的政策。你不应该为了要兑现这些竞选语言而受到束缚。你也不必因为没有兑现这些竞选语言而自责,因为你之前的每一位美国总统都做过相同的事情。你只是跟随美国一贯的传统。

美日关系

在亚洲,日本最需要你让他们感到安心。你对日美安全联盟的态度,让日本人感到不安。他们担心美国核子伞的可靠性。日本政府及人民对美国的信任,正受到考验。

这在日本的民族主义崛起时也发生过,新一代的日本领导人,开始表达是时候日本超越美国主导的和平宪法,和修改宪法第九条的看法。如果日本民众对美国安全保障的信任受到破坏,这个过程将会加速进行。如果日本成为一个“正常”国家,决定获得核子武器,这将导致东北亚朝发展核武的方向走,使得整个区域不稳定。

因此,你确保对美日安全联盟的承诺是重要的,这个联盟不仅对两个缔约方重要,同时也对整个亚太区域的和平和安全至关重要。

美国-中国关系

在亚洲另一个国家需要你迫切关注的是中国。在竞选过程中,你曾说些对中国不友善的话,你威胁要退出世界贸易组织,对中国出口到美国的货物征收关税。

作为美国和中国的朋友,我要说的是你不应将中国视为美国的敌人,事实上两个国家是相互依赖,中国是美国最大的债权国,而美国是中国最大的出口市场。除了经济之外,美国在核不扩散、气候变化、朝鲜半岛、伊朗、恐怖主义等课题均有一致的利益。

过去40年来,自尼逊政府后的每届美国政府,都对中国采取获得两党支持的政策。这个政策是与中国建立密切关系,说服中国成为负责任的利益相关者。这个政策是在涉及美国利益方面与中国合作,在有分歧的地方彼此竞争,并在相互尊敬和互惠互利的基础上,管控彼此的分歧。如果你能确认你对这个政策的支持,这将是很好的。在亚洲有许多国家担心,美国和中国可能陷入修昔底德陷阱。我们不愿意看到现任霸权和挑战者之间出现热战或冷战。

关于你的贸易政策,在亚洲有许多人对于你在竞选期间提出的保护主义言论,感到极度恐惧。我们了解到,你的选民中包括那些由于工厂或公司关闭,而失去工作的工人。他们之中,有许多已失业多年。他们的市镇遭受倒闭潮席卷。他们成为恶性循环的牺牲者。你答应他们夺回工作,并阻止美国公司将制造业迁移到海外。

身为一名优秀商人,你知道竞争是不可避免的,而保护主义是死路一条。你知道科技以及不断追求比较优势的逻辑,将迫使一些产业以及制造商迁移,以确保生存。与其尝试保护夕阳工业的工作,你应该把注意力放在增加新兴工业的工作机会。与其筑起围墙抵挡外国竞争,你应该把注意力放在鼓励新兴工业迁移到萧条的地区,重新训练遭裁退的工人,并在过渡时期协助他们渡过难关。美国的未来在于发展新兴工业,而不是夕阳行业。总的来说,自由贸易与全球化是好的,而不是洪水猛兽。  

身为一名商人,你知道一个稳定、透明及有规可循的商业环境是重要的。这对国内经济以及全球经济,都是一样。我们需要一个稳定、透明及有规可循的国际经济秩序。世界贸易组织为国际贸易提供这个秩序。世界贸易组织对美国的国家利益有利。

美国-亚细安关系

在亚洲区域,东南亚是最和平、繁荣以及对美国最友好的区域。它的人口超过6亿,而在这区域的美国投资,比中国、日本及印度的总投资还要多。这个区域有丰富的天然资源,而且全球主要的航道都在这个区域。它也有世界级的区域组织,那就是亚细安。

自2009年至今,除了2013年,美国总统都与亚细安10国领袖举行年度的高峰会议。美国总统也尽心尽力地出席了年度的东亚峰会。如果你也能再度肯定美国对亚细安的承担,并尽量出席上述的两个峰会,将是非常好的。此外,如果特朗普政府能够再度肯定美国支持亚细安的团结与中立,以及亚细安在区域架构所扮演的核心角色,那这个区域将非常感激。

作者在1984年至1990年期间担任新加坡驻美国大使。本文是作者为《海峡时报》撰稿。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