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赟:保守主义的胜利与全球化的溃败

特朗普的意外胜出实在让人大跌眼镜。正如不少政治评论员所言,大选前的民调本来就不能当真。大选之时,我与北美一位大学教授私下聊天,他提到现在的气氛已经到了你如果不支持希拉莉,就已经是政治不正确的地步了,因为主流媒体把特朗普塑造成非常可鄙的形象。无论是华尔街大鳄还是著名演员、学者纷纷出来提醒公众,如果特朗普当选,将是美国最后一任总统。这种强迫性的氛围让他非常不舒服。可见政治正确有时会起到反效果。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