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大勇:“黑天鹅”特朗普能否再创奇迹

18世纪欧洲人发现欧洲大陆之前,认为天鹅只有白色品种,因为他们只见过白色的天鹅。欧洲人发现澳洲之后,惊讶的发现居然还有黑色的天鹅。一只黑天鹅突然间就推翻了人们久远以来的固有结论,从而引发了对认知本身的反思:以往认为是对的未必永远是对的。

“黑天鹅”隐喻那些极不可能发生、实际上最后却又发生的事件。它有两大特点:第一,“离群值”,也就是事件的出现超乎一般期望(即“超常性”、“不寻常性”和“超常规性”)以及以往经验范围;第二,超强“冲击波”,这种不期而至的事件很有可能打乱现有秩序,形成一定程度的混乱。

英国脱欧产生了本年度第一只“黑天鹅”,今日特朗普赢得美国总统大选则成为另一只更大的“黑天鹅”。

特朗普赢了,归根结底是因为希拉莉输了。选择特朗普的人中有些并非真的认为特朗普是理想的总统候选人,而是为了阻止希拉莉入主白宫。由此可见,希拉莉虽然经营多年,并两次参选,志在必夺,但在大部分美国人的眼里,她始终未能摆脱与丑闻、谎言、金钱、集团利益以及旧有体制的瓜葛。希拉莉虽然是带有社会民主主义色彩的民主党推举的总统候选人,但她本人更多代表了精英、富人和所谓文化人的利益,而非中产阶层和底层民众。

特朗普赢了,也因为他正确地采取了“农村包围城市”的策略。选择希拉莉的基本上是大城市里的富人、高知和文化人群,他们是旧有体制的既得利益者,是精英政治的生力军,但他们是少数。特朗普要争取的是那些日益不满的中产阶层和底层草根。他成功地唤醒并发动了那些或许几十年都远离政治和不参加投票的百姓。他走的是毛泽东当年“以农村包围城市”的路。

在大选最后阶段,许多媒体和精英们不理解特朗普为何要去看似毫无胜数的“民主党州”拉选票,讥讽他脑子进水、正在做无用功,但他其实很聪明,他知道民主党在这些州里依靠的只是精英,并未发动普通百姓,因此,他坚信,若要扳倒希拉莉,就必须“深入虎穴”,在对手的大本营里深挖墙脚。他这一招果然奏效:“蓝色”(希拉莉民主党的颜色)孤单零星,而全美“红色”(特朗普共和党的颜色)泛滥,最后,那些决定胜负的所谓“摇摆州”(如北卡罗来纳和佛罗里达)均成为红色的海洋。

特朗普赢了,而且赢得非常硬气。回顾本次大选,可以看到特朗普面对的是何等强大的对手。这个对手不仅是相当专业和有备而来的希拉莉及其团队,而是几乎整个精英阶层。连媒体这次都一改以往相对中立的态度,严重介入大选,为希拉莉站队。现任总统夫妇更是倾其在民众中的威望为希拉莉拉票,奥巴马甚至说“你们如果喜欢我,就投票支持希拉莉”。

最怪异的现象是,特朗普虽为共和党候选人,但共和党本身对他的支持却并不那么投入,党内许多人甚至并不看好特朗普,并不真心和全心支持他。可以说,他几乎是单枪匹马赢得了这次大选。

特朗普赢了,这也可以说是对奥巴马执政的一次否定。八年前,奥巴马犹如春风,吹暖了美国民众。他那句“Yes,we can!”让许多美国人看到了希望。他任职期间也的确把美国经济从崩溃的边缘拉了回来,可惜,从中获利的却是少数人。大部分人,也就是奥巴马常说的“我们”,并没有获得实在的红利。奥巴马的政绩可圈可点,但他没有给美国带来真正的变化。无论在国内还是在国际上,他领导下的美国并未从根本上扭转颓势。他做了他能做的,但美国社会的裂痕却越来越大。

特朗普赢了,因为大部分美国人对本国的状态非常不满,对本国的体制已不再自信,对“建制派”的改革意愿和能力不再相信。他们的不满和失落最终汇成了愤怒的浪潮,许多美国人发自内心地期待某种革命性变化的到来,而特朗普的经历、个性、能力和相对单纯的政治背景给人们一种感觉:只有他才能带来改天换地和抄底式的变化。奥巴马说:Yes, we can。 特朗普给人的印象是:Yes, he can。

特朗普赢了,西方世界惊呆了。选前,欧洲民主国家的政界和舆论几乎一边倒地反对特朗普当选,更不看好他真的会当选,只有右翼阵营里有若干暧昧声音发出。欧洲为何更希望希拉莉入主白宫,因为特朗普在竞选时表示不会为了盟友的安全而荒废本国的建设和发展,欧洲必须为自己的安全承担更多的义务,投入更多的资金,而不是一味地依赖美国的保护。

二战以来,欧洲的盟国在国防上的投入很少,它们一边享受美国的保护伞,一边在经济和政治上为自己谋取更多的利益。特朗普不愿意让美国继续做“冤大头”,因此,他的当选对欧洲来说意味着在安全领域要逐渐“断奶”。更重要的是,特朗普的成功将成为西方其他国家内右翼民粹主义势力的楷模,在它们眼里,“特朗普之路”就是成功之路。可以预见,民粹主义也将在欧洲大陆登上权力高峰。

特朗普赢了,世界未必会像许多预言家认为的那样更加动乱。奥巴马虽然已经改变了小布什时期“西部牛仔式”好斗风格,并还因此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但其外交政策并未给世界带来和平:叙伊地区、阿富汗、南中国海等地烽火连天危机四伏。特朗普要重塑美国,再次强大美国(Make America Great Again),首先会做的就是摆脱在世界上到处树敌和四处插手的做法。

笔者相信他会在外多交朋友(包括在对俄对华关系上),理顺关系;在内重点发力,进行结构调整。任何想发展的国家,都需要一个祥和的国际环境。奥巴马一再表示“美国还能引领世界一百年”,特朗普的口号是“重新强大美国”。仔细琢磨推敲,两人的表述中所传递的寓意并不相同:前者强势,后者内敛。

特朗普赢了,小英慌了?蔡英文新政的重要内容就是经济上另辟蹊径,脱离对大陆的依赖。这“蹊径”包括加入美日主导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和新南进策略。要实现前者,只有希拉莉当选尚有可能。特朗普采取的是经济上的“保护主义”和安全上的“孤立主义”。如今,特朗普当选已定,这意味着TPP将胎死腹中,美国的对华态度或将重新定位。蔡英文执政的回旋余地看来将进一步缩小。

美国大选终于落下帷幕,硝烟不久也将消散。特朗普赢了,但同时也唤起了人们对“奇迹”的期待,因为他的确创造了奇迹。至于他在任期内是否能继续创造奇迹,笔者不敢预测,但有一种预感:特朗普或许会成为美国最伟大的总统之一。

作者是德国时评专栏作家

许多美国人发自内心地期待某种革命性变化的到来,而特朗普的经历、个性、能力和相对单纯的政治背景给人们一种感觉:只有他才能带来改天换地和抄底式的变化。奥巴马说:Yes, we can。 特朗普给人的印象是:Yes, he can。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