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来兴:迎接特朗普时代

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上周二尘埃落定。由于当选的特朗普比对手希拉莉更具争议性,投票结果逐一公布后,特朗普持续领先的消息震撼美国社会和全球媒体。特朗普逆袭当选,象征着一个新政治现实的开始,全球各国和美国盟友必须在未来四年,在各方面作出相应调整。

美国出现了一个身家上亿的国家领导人,他要重新塑造一个伟大的美国,要美国管自己的事,要赶走非法移民,反全球化,反自由贸易,美国与日本、中国、欧盟和亚洲国家的关系或将变调。特朗普的上台,让媒体、政治观察者的分析充满负面情绪,最后的结论指向一个方向:全球已因一个人而进入不稳定、不确定的时期。

特朗普疯狂吗?在竞选过程中,他的言行举止与其说疯狂,却也令人大开眼界。我看过一些报道,私底下接触过特朗普的人觉得他和蔼亲切,这包括曾经为特朗普拍过两次照片的马来西亚摄影大师王睦宗,特朗普在他眼中,与舆论所营造出来的那种“狂人”形象完全不同。

一个经历过四次破产经验的人,说他是破产“惯犯”,而且很快就能摆脱破产,不如说他精通破产程序,跌倒了又能爬起来,这样的人性格会差到哪里去?

如果他委任有经验、有智慧和能干的人入阁,美国政府会正常运作,作为世界超级强国的领导人,特朗普会让这个他想让它再次伟大起来的国家,被世界视为笑话吗?即使参议院和众议院是操控在共和党手中,国会对特朗普政府的议程仍有左右的能力,不会让他口不择言,疯言疯语。

即使特朗普没有担任过任何公职,没有国际事务上的经验,竞选期间也拿不出任何像样的外交政策,那又如何呢?当特朗普在白宫和总统奥巴马会面时,人们从他的肢体语言观察到他充满不安和恐惧感,像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学生准备受教,而这又如何呢?美国外交政策的人才济济,民间也有许多智囊团,特朗普未来的政治议程和决策,取决于他身边的顾问。

除了期望未来能与奥巴马互相来往,听取他的建议外,特朗普也表示,要向前总统克林顿请教。你若注意的话,美国一些媒体开始从乐观的角度来看新总统,认为对美国而言,特朗普还不致于这么糟糕,应该给他机会大展拳脚。

1月20日正式入主白宫后,特朗普将忙碌应对挑战,设法逐一兑现竞选时的承诺。之前他反对的政策不一定会坚持反对下去,例如他不再打算完全废除奥巴马的医保改革,将考虑修正版的奥巴马医保法案。而他上个月在佛罗里达州的竞选集会上才说:“奥巴马医保法彻底失败了。”

奥巴马医保法案自2010年实施以来,共和党人一直想方设法将它废除,特朗普改变了对这个具有争议性医疗保险的立场,但民主党失去了自2006年掌控参众两院的控制权,这个美国全民医保能走多远,充满了变数。

在CBS广播电视网的《60分钟》节目中,特朗普坚称就职后会驱逐二三百万非法移民,并且实现自己的竞选承诺,在美国和墨西哥之间的边界修筑围墙,阻止非法移民流入美国。不过,这座围墙有一部分可能是一些栅栏,这又对他所坚持的留了点余地。在美国有1100万非法移民。

特朗普出任总统后,他的企业王国该如何运作,才能避免政治与商业利益的冲突,令人关注。特朗普是个精明的商人,其实在竞选期间,他已按照法律要求,提呈一份104页的财务披露声明,他自己也数次说会将财务交给一个保密信托(blind trust),即他是财产的拥有者,但不会参与管理,转手交给子女们。但究竟要怎样做是个大问号,财富管理专家也认为这样的安排,有一些实际操作上的困难,并仍可能无法完全撇清任何利益上的冲突。特朗普要如何避免自己有做错事被人弹劾的机会,在明年1月20日之前必须清楚说明。

在全美各地反特朗普的示威继续进行,越来越多人加入游行队伍,抗议声源源不断时,最新的选票统计已经出来。希拉莉在全国得票总数是6027万4974张,特朗普是5993万7338张,希拉莉比特朗普多出33万7000票,但特朗普获得290张选举人票,希拉莉是228张,这样的结果将让许多美国人心理不平衡一阵子,现在已有人呼吁是否要修改选举法。但就如英国脱欧一样,美国大选也是没有后悔药的。

至于特朗普是否会以行动来支持他的思维,极端和不靠谱的观点还会继续出现吗?奥巴马点出了一个重要点:总统高位能让人脑袋清醒,特朗普上任后会变得务实。因此特朗普若继续推动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或有一天说美国重新考虑加入或支持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这些谁能排除呢?

美国的全球战略其实早已出现转变,预测特朗普上台后美国将显现衰落,自由主义、民主思想将会终结,重新谈判贸易协定,退出世界贸易组织,对中国出口到美国的产品征收高达45%的重税,放弃对盟友的安全承诺,这些刺激性的言论在未来四年会不会成真,就让特朗普进入比不上他的豪宅的白宫后再说吧。

作者是本报高级评论员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