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恒君:江南Style、骑马舞与闺蜜门

2012年底,韩国歌星鸟叔演唱的《江南Style》风靡全球。歌中反讽首尔江南富人区虚伪奢侈的生活方式,象征其特权生活的骑马舞步被多国政要搞笑模仿、同时期登上总统宝座的朴槿惠女士亦不例外。

但没想到,在其任期结束一年四个月之前,“江南”、“马术”再次作为焦点形成席卷韩国的社会风暴。朴槿惠卷入的闺蜜“干政”事件持续发酵:不仅各大重要城市爆发游行示威、仅12日晚首尔光华门烛光集会就号称百万人之众,其民意支持率亦惨跌至5%以下、创历史最低,并随时面临国会弹劾之风险。江南Style成为其政治生涯中挥之不去的深重梦魇。

在韩国人眼里,热衷名牌,常年旅居国外的崔顺实女士符合典型的“江南大妈”语义。崔氏为朴槿惠精神导师崔太敏之女,二人相识于上世纪70年代,其逾越四十载的深厚友情被朴总统形容为孤独生涯中的手足关系。

10月31日,崔顺实接受监察厅询问之后被紧急拘捕,被控原因一是“垄断国政”,如提前浏览青瓦台机密文件、修改总统演讲稿等,内容涉及国防、外交、经济、对朝政策等诸多方面; 二是非法设置Mir文化基金及K体育基金会、向多家财阀敛金高达900亿韩元,并利用特权保障女儿以马术特长成功入读韩国名校。

随着JTBC电视台10月24日公布崔氏废弃电脑里2013-年至2014年各项红字批注的总统文稿,一直对各种质疑不置可否的朴槿惠总统向国民紧急道歉。由于道歉并未涉及腐败、特权等敏感话题,只是声明文稿修阅囿于青瓦台幕僚体系尚未完备期间,导致民间不满情绪陡升。朴总统被迫紧急改组内阁、更换涉案高级幕僚,并提名卢武铉政府时期总统府政策室室长金秉准为候任国务总理,意在建立分权制总统制、以期继续把握国防外交。

11月4日,朴槿惠迫于汹涌社会舆论再次向国民哽咽道歉,感性诉说情感上的孤独无依、呼吁国民共渡时政难关,并声明愿意配合检察机关调查。7日执政党新世界党召开记者会要求朴槿惠退党,意在丢卒保车,以防完全失去执政党地位。8日朴槿惠宣布改由国会荐选新的总理人选,意在避免国会弹劾的僵局。

而据最近几天的最新报道,崔氏首度开口承认浏览文件实为总统所托,警方亦获得其干涉政府人事任命等口供,而新一轮的全民总动员示威集会也正由各公民团体积极组织运行。

江南“闺蜜干政”事件撼动朝野,各种疑点传闻甚嚣尘上。不少媒体将崔太敏创办的永世教与永生教混为一谈、德媒也按宗教传统简单译为邪教(Sekte))。事实上,韩国宗教文化宽松多元、本土萨满教影响犹存,且国民民族主义浓厚、尊重传统,造成西方基督教教义与本土宗教相结合的各种教派林立,且存在一定合法运行空间。

崔太敏70年代创办的永世教结合了萨满教、儒家、佛教、天主教教义,符合朴正熙政治铁腕下强烈的爱国民族主义色彩,不难在朴槿惠丧母之际提供巨大精神支柱,并在其从政路上继续获取信任。正因历届韩国总统并不隐讳自己的宗教信仰(金大中、卢武铉为天主教,李明博为新教),与崔氏家族密切交往的朴槿惠未曾将之视为自己的政治缺陷。并且,其亲密关系早在70年代被中央情报系统熟知,2007年再由李明博总统公之于众,但这显然并未成为其竞选路途上的障碍。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造成当今朴槿惠狼狈执政局面的社会宿怨积之已久,其导火索依然来自学界与民间团体的自发抗议。从60年代反李承晚总统的选举操控、反朴正熙总统的铁腕独裁到80年代的光州运动,韩国学界面对社会不公均踊跃发声,如发动校园抗议、发布时政宣言,甚至走上街头对峙军警,是韩国民主进程的重要推动力量。

本次事件亦因梨花女大师生不满政经学勾结、学位贱卖,而自7月持续抗议,使得崔顺实女儿特权入学,非法获取学分之诸多丑闻不断曝光,最终迫使梨大校长上月落荒辞职,引起广泛社会关注。

与此同时,因抗议朴槿惠压低米价等农业政策而参与游行、不幸被水柱击中的老农白南基9月底去世,关于自由派卢武铉总统与保守派朴槿惠使用公权力尺度,在市民阶层引起广泛讨论,再次引发反政府示威。

另一方面,朴槿惠政府意欲收缩意识形态,修改历史教科书的做法,也引起部分国民因其父亲威权统治所带来的痛苦记忆,再加上国民普遍不满其应对世越号沉船事件等的危机处理能力,年轻人抱怨高达12.5%的青年新高失业率等诸多原因,当矢口否认的腐败、特权经过新闻媒体与检查机关的不懈取证而一一曝光后,原本积累的民怨顿如火山般喷薄而出,酝酿成大规模的公民运动。这与历届韩国民主运动可谓一脉相承,无疑是韩国社会民主化进程的延续。

也应看到,社会风暴之中,各种情绪宣泄、地域政治光谱与传统性别文化因素仍在交织角力。正如洪堡大学法学教授必培德(Hans-Peter Benohr)指出:倘若崔氏只是基于特殊亲密关系修阅文件而并未外传,很难以“干政”实际定罪,何况废除总统刑事豁免权尚需特定法律程序,群情激愤之中,光华门设起的断头台,来自全罗道传统农业地域的挖掘机冲撞检察厅事件,都令人联想起中世纪对女巫施以的私刑,反而容易引起民众的分化及反弹。

而朴瑾惠执政之风充满民族主义强硬色彩,其最拿手的好牌是国防与外交,而对内政的空前关注极易激发高昂的民族主义情绪,这对萨德的部署反而有可能赢得更好的内部支持条件。

由于儒家文化强调私德、追求政治洁癖,美国总统候选人特朗普在韩国社会一直保持极为低的民意支持率,其意外当选,无疑引发韩国民众于错愕之际审视自我的政治家标准,在客观上有助减轻朴槿惠社会舆论压力。

除却政策延续性等因素,特朗普还曾主张德、韩、日自行负责美军驻守费用,而与自行拥有核武相比,认同朴槿惠萨德部署政策的民意反而可能攀升。

总之,当前韩国内政及国际局势风起云涌、交织着力,任何判断朴槿惠政治生涯的预测都为时过早。但无论如何,目前爆发的“闺蜜门”事件,为研究朴氏父女的执政风格提供了丰富的参照资料,必在未来的韩国民主历程书写中留下色彩浓重的一笔。

作者是旅德韩籍华裔学者,目前正在准备柏林洪堡大学的教授资格论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