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庆文:平民对抗精英的一年

审时度势

历史将记载2016年为平民对抗精英的一年。反体制人物和运动击败了体制和精英:英国脱欧、杜特尔特当选菲律宾总统及特朗普在美国总统选举中胜出。治理面对的关键挑战,是重建掌权者和普罗大众之间的信任。

这意味着政府必须确保全球化指标如开放市场、移民、贸易与投资政策有效运作,并让人民看到他们从中受惠。也就是说,全球化的利益必须尽量全面、公平地分享。此外,全球化的弊端(收入和财富分配不平等、工作流失等),必须尽可能最小化和加以缓解。

特朗普当选所谓自由世界的领袖,对全球各地的政府和从政者来说,是一记最响的警钟。他们必须考虑要如何治理国家,才可以让人民显现最好的一面,而不是排外、种族歧视和仇视女性等丑陋行为。

美国不但没有成为民主治理的表率,其政治反而陷入僵局,并因为意识形态斗争而失去功能。美国政坛也由精英和富豪组成的小集团主宰,他们更关心的是维护自身地位和利益,完全无视团结国家的社会契约。

新加坡的情况和许多自由民主国家不同,国人可以因此感到欣慰。不过,这不代表着很容易失控和可以分化社会的情绪,不会在这里出现。

新加坡是全球化的“模范生”。我们的地缘政治环境迫使我们必须成为开放的经济体,贸易和外来投资对我们至关重要。然而,全球化难以控制的变化,意味着我们不能掉以轻心,因为反全球化情绪可能迅速出现,即使一时泄愤,最后可能损害我们的利益。

近年,我们也看到因为对移民和阶级差距问题的关注而产生的一些排外心理。即使不满的情绪是短暂的,我们也不能忽视,因为这可能对整个社会造成伤害。这些不满,往往源自那些认为自己没有从国家的成功与财富受惠的人的愤怒、恐惧和忧虑心态。

我们不能对这些置之不理,认为感到不满的只是处于边沿的少数人。自1959年,执政的一直是人民行动党,因此,不满的人们大概会把矛头指向执政党、执政精英和他们实行的政策,不论这是否公平。

让我们回头看看1991年的大选(吴作栋出任总理后的首次大选,行动党输掉四个议席)。行动党对其表现欠佳的分析显示,较不富裕的国人,尤其是华人和印度人,觉得自己被边缘化,政府也没有为他们提供足够的援助。随后,政府支持印度社群和华社成立自助团体。欧亚人协会也把自助列为其目标之一。在2011年的大选,移民和生活费等课题成了引发选民不满情绪的原因。

事实是,在任何国家,体制内的人和精英阶层都是社会中的少数。因此,当全球化的好处没有得到公平的分配时,社会要怎么样维持凝聚力呢?政府必须对一般老百姓所关注的问题保持敏感,并提出应对措施,尤其是当他们陷入经济困境时。

政府不能迎合极端的要求,但也不能忘记,人民对政府的信任和信心若不知不觉地逐渐被腐蚀,其结果往往是在大选时投下反对票。因此,政府的工作是确认人民真正关注的课题,有针对性地消除他们的担忧、不满和焦虑。

公平正义至关重要

以新加坡来说,要避免出现富人与穷人、精英与非精英以及体制与民众之间的深刻分裂,处理收入和财富不平等的问题至关重要。我们不能让被剥夺、失去公民权利、绝望或者“我们对他们”的敌对思维成为普遍的心态。新加坡还未曾面对长期的经济衰退。但当我们面对严峻的意志考验时,其结果会不会是分化性的?

政府如何处理问题并团结国家,将决定社会凝聚力会被加强或削弱。关键的问题是政府如何应对治理国家的挑战。

政府会不会诉诸民粹主义——以虚夸、仇恨、自大、罔顾事实和不公平竞争及不顾后果的方式——来赢得抗议票?还是会选择站在道德高地,提出让人信服的政策来争取选民的支持?从政者会不会不负责任地利用选民的不满,做出各种各样的承诺,但却没有提出实际、可行的解决方案?

为人民谋福利必须重新成为政府存在的理由。政府必须与人民沟通,聆听他们的心声,同时确保政策是公平和公正的。与此同时,选民也必须变得更能明辨是非。这样,本土主义、权威主义、仇视女性和种族主义等势力才不会在情况变坏时抬头。

英国脱欧和美国总统选举让我们看到,在紧要关头时,人们的个人和整体行为可以是愚蠢、鲁莽和对自身有害的。对政治人物来说,民粹主义的吸引力是永远存在的:寻找代罪羔羊是常见的策略,忽略长期有害后果的短期解决方案也屡见不鲜。

民粹主义是对全球化的反弹。任何社会都必须适当地调整社会契约,并继续确保政府政策和财政措施,带来人们可以共同分享和公平的经济增长。

艰难的时刻难以避免,但政府必须有针对性地消除人们的怨恨、愤怒和恐惧。问题是,在政治上,感觉自己被边缘化往往已经足以被利用来煽动不满的情绪。当这些裂痕慢慢恶化时,一些政治人物便可能利用人民的力量来打破现状。

极端民族主义可以造成严重的破坏。一个善于蛊惑民心的政客,很容易利用普遍的不满情绪煽风点火,然后在选举中胜出。这就是民主社会中选票的力量:选民可以通过投票来发动非暴力但影响重大的抗议。

讽刺的是,美国总统奥巴马于9月在联合国大会演讲时表示:“……那些吹嘘全球化好处的人忽视了不平等”,未来,“……全球化必须让所有人受惠,不只是顶层的人。”

让人们公平分享的经济增长可以发挥凝聚他们的力量,也可以减少选民觉得体制危害他们的权利和利益的可能性。如果民粹主义当道,种族、语言、宗教和阶级等课题将被利用,社会结构肯定将严重受损。

美国激烈的总统选战显示,政治可以很容易地沦为一场游戏,不再是寻求解决真正问题,以及提高美国人生活机会及生活水平的重大责任。更糟糕的是,美国政治让一般人觉得被边缘化,体制是贪污并只为自身利益服务的。事后看来,对精英的反击其实并不应该让人感到意外。为了改变现状,美国人不顾一切地选择给特朗普这个“圈外人”一个领导国家的机会。

伴随全球化的种种挑战是真实的。对新加坡来说,我们别无选择,必须确保全球化为我们带来好处。不同政党的从政者都必须认识到担任公职所肩负的重大责任。

在不同的理念相互竞争之际,政治必须是解决问题的主要途径,同时协助社会面对未来的挑战,和建立一个有凝聚力的国家。信任必须是政治的核心,政治领导人也必须继续为广大的民众服务,而不是一己之利。

作者是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律系副教授。叶琦保译。

1